客服QQ:63129986

首頁 言情‧轻小说 继室韶光

第26章 出征

继室韶光 少梓不是勺子 2679 2023-05-27 08:33

    大军操练两月,到了出发的日子。

  

后半夜的时候,贺韶光就被芷君摇醒,告诉她要起床送送将军了。

  

揉着惺忪的睡眼,外头的夜色仍旧浓重。看着天气,今天应该是个大晴天。

  

“真是.”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霓君给她梳头的手差点一歪, 她嗔道:“姑娘稳重些呀。”

  

今天可是大日子呢。

  

陆筱文会领着自己的两队亲兵,从陆府出发,沿着京城内绕行一圈,到西山大营与他们汇合再出城。出了城就不再慢悠悠地了,十五日就要到燕州境内,休整后开战。

  

大皇子那边已经从宫门出发了,等到了陆府, 陆筱文也该走了,约莫还有半个时辰的样子。

  

根据先行部队传回来的军情,前线的情况并不复杂,可汗阿史那氏带领部落精锐三万屯扎在边境军五十里外的地方,虎视眈眈。

  

此前已经爆发过一次小规模的争斗了,左义成带领的三千轻兵和边境原本驻守的一万大军,对抗阿史那氏的军队。

  

双方都是试探的态度,点到即止,没多少伤亡,但是摸清了对方的水平。

  

突厥民族人民善战,尤其是草原上马战,十分娴熟。段朝人民毕竟没有常年在马背上生活,打起来吃亏。

  

这几天燕州边境县城的百姓也都人心惶惶, 抢购粮食的一大堆, 家家户户都门窗紧闭,生怕下一秒突厥人就破城而入了。

  

贺韶光多少知道一些情况,她今日和陆家人一起送他出征。

  

随意套了一件银红的暗花梅纹长衫,下边是鹅黄的百褶裙, 贺韶光走到二院门口的时候碰见了徐如芸。她搀着陆汝清,也往外走去,就顺道和他们一起了。

  

“二弟此去你也不用太担心,他的武艺在朝内无人能及。”陆汝清今日精神头不错,脸色红润不少,还有力气笑着和她说话,“我与你说是看你没经历过,心里难免害怕,可不是我这个做兄长的不关心弟弟。”

  

“哎,大哥这是关心弟妹呢,弟弟也靠边了。”贺韶光俏皮道。

  

陆汝清大她十几岁,真像个叔叔看侄女。

  

“待会去我那坐坐?我有道羹拿不准,想问问你怎么做。”徐如芸捏了捏她的手,亲热道。

  

贺韶光笑着应了,她心里知道徐如芸哪里是不会做羹,是怕她心里难受罢了。

  

大嫂对她是真好,温温柔柔的,一番好意也这么照顾人。

  

陆筱文早就换上了一身银色铠甲,上身前被人里里外外洗刷了三遍,每块甲片都锃亮。

  

看着都比平时精气神足,只是这大热天的, 现在是后半夜还带些凉意, 白日里怕是要闷出一身湿疹了。

  

贺韶光趁大家还没注意,悄悄塞给他一个小包裹。

  

“这是什么?”陆筱文捏了捏,里面似乎有几个罐子跟一包不知名物。

  

“此行炎热,我给你装了一袋子凉茶的配料,你可以用来解暑。”贺韶光小声道,害怕被旁人听见,有损他将军的威风,其实这完全是她揣测的。

  

“呐,里头有几罐鸡肉酱、牛肉酱,你用来伴着干粮吃。”要真吃半个月干粮,那得磋磨成什么样子?

  “.”陆筱文都没想到这些,不过她真是有心了,从前出征大军最头疼的就是每日吃什么。

  

浩浩荡荡一行人又没法入城,只能在郊外驻扎,野营。运气好可以抓到鱼来烤,多数时候赶路只能啃干粮了。

  

“辛苦你了。”他沉声,当着众人的面,拍了拍她的头。

贺韶光感觉不太对啊,还没等她再说什么,就听见大皇子的马队来了,陆老夫人和其他两房的人也忙出来接驾。

  

贺韶光瞧着,皇子出征,排场是要比陆筱文大点哈。

  

大皇子也换上了盔甲,银黄色的,后头的军旗绣着巨蟒,威风凛凛。

  

大皇子从前是没见过贺韶光的,但是他认得陆筱文,于是高声道:“这就是弟妹了吧?你放心,我与筱文兄一同出征,回来也一定还你个全须全尾的夫君!”

  

忙乱的气氛被大皇子这一句给打破,众人都哄笑起来,士兵的笑声震得房檐上的瓦砖都在颤,还好附近没什么居民,不然可要告诉他们扰民了。

  

大皇子这也是鼓舞士气呢,贺韶光就在众人的目光中恰当地脸红了,她姿态忸怩:“我在府里等你。”这话是对陆筱文说的。

  

“好了,时候不早了。诸位!我们出发!”随着大皇子的一声令下,他带的三队精兵和陆筱文的两队亲卫,共计五百余人,沿着麒麟大街开始,向西山前进。

  

目送他们离开后,东边也迎来了第一缕晨光。

  

金黄色的轮廓照在贺韶光脸上,她觉得好困。

  

陆老夫人体念大家都没睡好,将众人都赶回去补觉了。

  

贺韶光回到房间,衣裳都来不及换,只拆了头发倒头就睡,直睡到了辰时末,她还是头一次睡这么晚。

  

赶紧让芷君端来水洗漱,她早上就没吃什么,这会完全是被饿醒的,已经受不了了。

  

“姑爷应该是已经出城了。”芷君看着时间,计算着大军的脚步和路程。

  

“不管他们,我们这几个月可是轻松了。”贺韶光果然完全都不担心,只是表现给旁人看的。

  

现在她是整个府里最快乐的人了,逍遥自在。

  

“晚些你去把砚哥儿跟臻姐儿请来,今日不上学,下午我带着他们去大嫂房里坐坐。”

  

用了午膳,贺韶光靠在椅子上看书。上午已经睡得很晚了,这会子也睡不着,不如去徐如芸那里走走。

  

顺便带上两个小家伙,父亲走了,他们指不定还害怕呢。

  

于是她一手拉着一个小的,陆明臻是十分自然的牵上她,陆明砚就不太愿意了,但还是勉强把手递给了贺韶光。

  

三个人到了海棠苑里,没想到陆汝清又咳起来了,在院子外头就听见隔了几道墙的咳嗽声。

  

“母亲,大伯父在咳嗽。”陆明臻还小,但也知道陆汝清身子不好,平时几乎见不到人,这会子她就有些害怕,拉着贺韶光的手纂得更紧了。

  

陆明砚懂事了,知道大伯父是生病,但是对他们很好,于是开导妹妹:“臻丫头不怕,大伯父和三叔叔一样,都是父亲的兄弟,他们都疼爱你呢。”

  

想到平时总是温柔冲他们笑,还给他们小玩意的大伯父,陆明臻懵懂地点了点头,抬头说:“我们进去吧。”

  

说了有大半下午的话,直到陆汝清实在是撑不住了想休息,贺韶光才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