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言情‧轻小说 穿成年代娇花,糙汉秒送空间物资

第182章 彻底抛弃

    秦言也差不多满一年了,今年肯定是能够回去了,现在就可以写信,把工作和房子给她腾出来了。

    “好,麻烦了她那么多回,等回去后我们请她吃饭。”

    燕柳是谁,秦言也早就跟盛满江说过了,盛满江对她也是抱以感谢的心,等见面了肯定要请人吃饭,谢谢她照顾秦言。

    “那当然啦,燕柳姐可是帮了我很大的忙,而且一直对我很好,我要是能回去了,她肯定也很开心。”

    秦言喜滋滋的开始写信,写了两大页,这才装起来,准备等会去寄。

    “小言,我有道数学题不会,你教教我吧。”

    就在这个时候,赵田田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练习本。赵田田就是在过年期间都没有落下学习,这个时候不用上工,她反而是学习的更用功了,秦言都佩服赵田田这个努力劲,她肯定能再坚持两年,到时候会考上一个不错的学校的。

    “好,我看看。”

    秦言拿过数学题看,她本身的学习成绩就不错,虽然大学毕业了大多数都忘了,但是毕竟是学会的东西,她只需要重新学一遍,看看教材做做题,很快就掌握了,没有赵田田那么难学,因此她会的比赵田田多许多,赵田田不会的她都能教。

    解完数学题,赵田田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个样子,我懂了,谢谢你,小言,那我先回去了,我还有好多还没学呢!”

    赵田田学习都学出乐趣来了,每天学习都开开心心的,不像以后的学生,上学跟上刑一样。

    “哎,等等,我有个事跟你说。”

    秦言又把人叫住了。

    “怎么了?”

    “你···你家里都有什么人来着?你先坐下,咱们说说话。”

    秦言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对赵田田透露这个消息,赵田田的为人她信的过,提前透露也没有什么。

    “怎么了?我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个哥哥有个姐姐,他们都在家,我哥顶了我妈的工作,所以能留在城里,我姐身体不好,不能下乡,没有办法,只好让我下来了,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赵田田疑惑的看着秦言。

    “那你家里还能再找到一个工作吗?是这样的,我最近准备回城了,我要把盛满江一起带回去,我家里情况有点特殊,我那边有两个工作,所以只要政策松动了,我就能带着盛满江回去。根据我们最近打听到的,今年我大概是能回去了。

    你和我是一起过来的,等再过一两个月,也在这里呆满一年了,如果你家里那边能给你找到一个工作,再托关系找找人,那你也是可以回去的,就不用在这里熬着等高考了。”

    “我怕我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也没什么伴,会难熬,所以我提前跟你说一声,不过你放心,不管在哪都得学习,以后咱们还是可以继续写信,有什么不会的题你就攒一攒,写了问我。”

    赵田田虽然没有办法,下乡来了,但是她家里人对她也还算不错,没有忘记她这个人,会给她寄钱寄吃的穿的,秦言也是觉得她心里人在意她,或许能把她弄回去,这才提前给她透露消息的。哪知道赵田田听了,不仅没有高兴,反而叹了口气,脸色一点一点的低落下去了。

    “怎么了?你可以先写信问问你家里,说不定可以呢?”

    秦言安慰她。

    “没可能的,过年前我家里给我寄了封信,还给我寄了二十块,他们说,说以后就不给我寄钱和寄东西了,让我一个人好好照顾好我自己。我哥和我姐都要结婚了,我爸妈得给我哥攒彩礼钱,还要给我姐攒嫁妆,她身体不好,要是手上没有点钱拿着傍身,怕我姐婆家人对她不好。

    所以他们顾不上我了,他们不会,也没有办法给我托关系,找工作的。”

    赵田田艰难的扯了扯唇,眼泪忽然从眼眶里滚了下来,像是一地滚落的珍珠。

    “我明白的,我都明白的,我哥是男孩,是家里的支柱,我姐身体又不好,她需要人照顾的,我不能怨他们,我什么都不能跟他们抢,呜呜呜。”

    说是这么说,实际上赵田田难过的都要死掉了,她已经下乡了,在她和她姐还有她哥之间,父母已经选了她哥和她姐,现在又要为了她哥和她姐彻底抛弃她,难道身体健康是她的错吗,难道她是女孩就不需要关心了吗!

    “我不该跟你提这个事的,你之前怎么没有跟我说。”

    秦言心疼的抱着她,安慰她,心里充满了自责。过年前赵田田就已经收到了这封信,可是她连跟她诉苦都没有,每天强装着开心,她得多难过。

    “没什么好说的,说了也只会难过,我不想破坏你的心情。”

    “所以我现在只能等高考这条路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学习的,不管再苦再泪都会坚持,我一定会等到那天的!”

    赵田田抹了抹眼泪,坚定的道。

    “嗯,你一定会的。”

    秦言也帮她擦了擦眼泪,鼓励她。既然靠不上父母了,那就靠自己,也一样能拯救自己!

    “那你要是走了,可一定要给我写信啊,我会想你的,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

    赵田田想到秦言要走了,她忽然更难过了,父母的抛弃她已经习惯了,可是现在连朋友都要失去了呜呜呜呜,感觉突然就不好了!

    “哎你别哭啊,我还没有那么快走呢,只是在做准备,说不定还要几个月呢。我肯定会给你写信啊,等我们在那边安顿好了,你就跟队长请假,你来找我们玩,我带你去逛,我房子不算小,我和盛满江住一间,还有一间给你住呢。”

    “你要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帮忙,你放心,虽然我走了,但是咱们永远都是好姐妹,不是说了吗,以后一起考首都的大学,那我们就又能见面了。”

    秦言说了一箩筐的好话,这才把赵田田给哄好,她眼睛都哭肿了。

    “那等我们走了,你要不要来我们这住,宽敞,你放心,不收你房费,咱们姐妹的情谊无价。”

    秦言冲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好一个情谊无价,我记住了啊,以后你可不能忘了我,不过房子就算了,我一个人住也挺害怕的,现在知青点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住着也不算挤,就不搬出来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