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14章 内忧 (中)

  

“一个将军带着两个旅的兵力,追击八百个逃亡中的暴乱分子,从热那亚一路追到罗马,最后让数百人逃脱,只抓了26个俘虏,自身伤亡近千人。最关键的是撒丁和教皇的事,为什么要我们奥地利帝国出钱出人。”科罗拉夫伯爵义愤填膺地说道。

奥地利帝国的军制中没有师级单体,一个步兵旅下辖两个步兵团,大概在5000人左右。

“首相大人,也是为了帝国周边的安定与团结。至于军队作战的事情,我不懂。您不如问问图拉尔伯爵的看法。”

拉图尔伯爵此时恨不得马上钻到桌子底下或者躲藏到某个角落而不被人发现。

这次在意大利的军事行动仿佛犹如一群三流编剧和临时演员共同参演的一场闹剧,不断敲打着奥地利军方的脸面。

而且图拉尔伯爵一点也不想卷进梅特涅和科罗拉夫伯爵之间的争斗。

然而听到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话,他知道逃不过去了。

“一万打八百,优势很大,李奇将军可能是大意了。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最终结果还是我们奥地利帝国获胜了。”图拉尔伯爵尴尬地回答道。

“图拉尔,我来替你说吧。梅特涅亲王收了李奇将军的贿赂,所以这个无能的将军才能屡屡逃过应有的惩罚。因他无能而死的军民超过十万人,如果把棺材连在一起,刚好可以从维也纳铺到布达佩斯。”

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有些难以置信,但看到科罗拉夫伯爵义愤填膺的样子又不似作伪。

其实,他最近在维也纳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梅特涅首相的传闻,比如说收受贿赂,风流成性,利用和皇帝的私人关系左右朝政...

“你有证据吗?”

“当然。”科罗拉夫伯爵说完,将一份文件丢在弗里德里希·李斯特面前。

“这上面详细记载了,这些年来梅特涅亲王极其家族所接受的私人馈赠。”

弗里德里希·李斯特从上衣兜里掏出眼镜,仔细翻看那份文件。

刚看了两页,就让他触目惊心。文件中记录了,梅特涅自1801年担任德累斯顿外交官始到现在的所有黑料。

收受的贿赂包括:黄金、白银、马匹、地产、豪宅、首饰、艺术品、工厂、海船、军械....

数目之大,让人难以置信。

其实,这里梅特涅一定程度上是代人受过。

比如有人要贿赂皇帝,皇帝自然不会直接接受贿赂,那么就需要梅特涅这个白手套。

又比如之前埃尔特哈齐亲王被罚没的财产,本应变卖进入国库。

但是弗朗茨二世喜欢,并且不想这笔钱进入国库,所以经过梅特涅一系列的操作之后,就变成了皇室财产。

镜厅之内的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大受震撼,科罗拉夫见状就知道是时候了。

“我知道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还有,李斯特先生,您知道梅特涅亲王为何如此热衷于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吗?”

“难道不是为了帝国和皇帝陛下吗?”

“李斯特先生您是一位专家,难道就没有发现德意志关税同盟中的商机?”

“商机?”弗里德里希·李斯特一时有些疑惑,因为在他眼中德意志关税同盟中遍地商机,他怎么知道科罗拉夫说的是哪一条商机。

“伯爵大人,奥地利帝国还没正式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而且同盟之中遍地商机,不知道您是指什么?”

“当然是铁路的专营权。

这话确实把弗里德里希·李斯特震惊到了,要知道整个奥地利目前只有一条铁路。

1824年,弗兰茨·安东从政府那儿得到一份长达50年的特别许可,允许他建造一条长达139公里(约86英里)的马匹拖曳式铁路线。

这条线路将连接波希米亚南部伏尔塔瓦河沿岸的布杰约维采以及向南48英里外的上奥地利地区的多瑙河港口城市林兹。

虽然安东得到了对这条铁路的特许专营权,然而帝国政府却向他提出了要求巨额回报为条件。

即便如此,弗兰茨·安东依然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见到投资铁路如此赚钱,整个德意志地区都疯狂了。

德意志联邦的各个中小型国家对此尤为热衷,它们火速投入铁路建设,以免重要的贸易线路穿过邻近的国家,将它们绕开。

与德意志诸国为了掌控正在形成的贸易线而产生的焦虑,疯狂投资建设铁路形成鲜明对比。

奥地利国内,完全赶不到紧张感。

只有1830年,工程师弗兰茨·克萨韦尔·雷普联手银行家所罗门·冯·罗斯柴尔德向政府提出申请,要求政府批准一个更野心勃勃的蒸汽机车铁路项目。

这条线路将连接维也纳与北摩拉维亚的钢铁煤矿产区,以及位于东方更远处的加利西亚盐田。

一旦这条铁路开通,摩拉维亚、西里西亚、加利西亚以及布科维纳将从此连成一体。

只不过皇帝陛下,以蒸汽机车喷出的黑烟可能导致肺炎,拒绝了这个提议。

现在作为奥地利帝国财政大臣的科罗拉夫,又将此事提了出来。

难道皇帝陛下改变心意了?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立刻反应过来,这可是天大的机遇。

这话从科罗拉夫伯爵嘴里说出,可信度很高。

“而且奥地利帝国的财政大臣,总不会把我的钱也卷走吧。”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心中想着。

“但还是要正式签约才行。”弗里德里希·李斯特自顾自地说着。

又想着现在正值奥地利帝国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的大好关口,若是能获得某条重要的专营权,那岂不是会从此一飞冲天?

出任总经理,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签约?李斯特先生,我的意思是出售铁路专营权。皇帝陛下,最近有意于重启奥地利的铁路建设计划。就算皇帝陛下不想,梅特涅也会旧事重提。”

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有些糊涂了,皇帝允许建设铁路,不应该抓住这个时机找一条优质的线路,去赌上一把吗?

“伯爵大人,难道我们不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去投资建设铁路吗?这可是为国为民,功在千秋,还能赚大钱的事业啊。”

科罗拉夫摆手笑了笑“你见过一直赢的赌徒吗?”

“没有,您的意思是?”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有些不解地问道。

“赌徒运气再好,也有运气用尽的一天。但是开赌场的人,无论如何都会盈利。”

“您是说,出售铁路专营的许可?”

“没错,现在铁路行情是很不错。但是谁能保证他永远如此,与其把身家性命都压上,不如将这个机会卖出去。至少可以保证,我们稳赚不赔。”科罗拉夫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弗里德里希·李斯特。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