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十六章 白磷燃烧弹

  

印度,加尔各答。

比起奥地利军比英军更受欢迎这件事,让拉文·霍巴克中将更加惊讶的是另一件事。

海盗居然也偷袭了英军的港口,还造成了数百人的伤亡,这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弗里德里希倒是觉得很有意思,看来自己侄子的玩具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啊。

实际上海盗只是个暗号而已,弗兰茨早就贿赂了英属印度殖民地的官员,他们闭口不提南明方面,只会声称是海盗行为。

弗里德里希当然清楚这一切,不过他倒是希望英国可以陷入自己侄子所描述的那种苦战之中,毕竟加里曼丹岛的地形完全符合丛林作战的特点。

尤其是听说英军派出的第二批增援部队至今消息全无的时候,他更是兴奋得不行。

丛林作战是弗兰茨一直在极力避免的,哪怕是要打,也要挑选时机,找好替死鬼才行。

在西非的几内亚有几个经常袭击奥地利人部落都躲在雨林之中,其他部落也发现了这些外来者不敢深入雨林作战中。

于是乎一些本来已经归顺的部落也在大着胆子开始袭击奥国殖民者和农场,甚至还曾经试图攻打过港口。

只不过现在奥军的主力已经到达,顷刻之间就打得这些袭击者人仰马翻,不得已只能退回到雨林之中。

他们希望可以凭借雨林的庇护躲过奥地利人的复仇,但是此时正是几内亚雨季来临之前最干燥的季节。

此外为了这次作战奥方还专门开发了一批纵火武器。其实从武器开发这点就能看出奥地利人的技能树点的相当歪。

弗兰茨的本意是想将石油利用起来,但是这群不走寻常路的家伙居然直接开始研究白磷燃烧弹。

结果当然是一日三炸,浓烟滚滚。维也纳皇家女子学院不得不停学一个月,且污染巨大,因此他决定将这种过于危险的项目转移到其他地方。

白磷燃点极低并且还有剧毒,在燃烧时更会产生大量毒气。虽说这种毒气一般会在三分钟之内自行消散,但是三分钟的时间足够杀死这地球上90%的生物了。

更可怕的是这种化学药品的燃烧非常剧烈,它在接触到人体后会持续燃烧,直至皮肉溃烂,深入骨髓。

而这个时间通常会持续5-10分钟,伤者会感受到地狱般的痛苦。

让弗兰茨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项研究居然是一群传教士提出的。

因为他们在日常使用这种东西在殖民地装神弄鬼的时候,偶尔失误会将白磷洒到其他器物或者人身上。

而只是那少量的白磷就可以轻易地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于是乎他们就像将其作为使用,并且还取了一个极富宗教色彩的名字【上帝之怒】。

神棍们制造的武器当然不靠谱,还好这些人很怂装药量很少,否则他们可能此时都已经去见上帝了。

实际上以奥地利的技术制造这种武器并不困难,但是弗兰茨觉得太过残忍的同时也害怕其他国家抄袭让战争烈度飞速升级,所以就暂时将其压下,转而秘密研究。

当下弗兰茨还是舍近求远,决定让专家们研制石油制品,毕竟这种技术在未来民用科技上也能用得上。

大量的新式燃烧火箭弹飞入雨林之中,那些阻挡外敌入侵的屏障瞬间化为火海,躲进雨林中的部落疯狂逃窜,但是哪里都是一片火海。

当地的巫师却并不慌张,他们声称只要向雨林深处迁徙,大地母亲必将降下甘霖熄灭大火。

那些凶残的黑人部落抱着侥幸心理向森林深处前进,毕竟按照以往的经验大火早晚会熄灭....

然而这次这些有经验的巫师们失算了,大火连续烧了21天,1300万亩雨林化为废墟,抵抗者全部化为焦炭。

直到奥地利人离开,天空中下起瓢泼大雨,好像是在为这片土地上即将发生的灾难哭诉一般。

当地的殖民官员按照弗兰茨的指示,找上了剩余的部落酋长,告诉他们必须实行严格的轮作制度。

那些此前还有点傲气,或者有点歪心思的酋长们都被吓得屎尿横流,哪怕是奥地利殖民地官员离开之后他们的腿都是软的。

与此几乎所有部落的巫师都在同一天得到了神谕,这些神棍告诉自己的族人们奥地利人的魔法比我们的魔法厉害,他们统治我们是大地母亲的旨意,要是胆敢反抗就会有天火和洪水降下...

在一系列的战争之后,非洲殖民地的治安和生产总算是恢复了。

拉文·霍巴克中将则是不相信英属印度这些白痴的话,什么海盗敢先袭击荷兰舰队,又袭击英国港口,现在连人数接近5000人的增援部队都失去了联系。

“该死!只要有你们这群蠢货在,处处都是大英帝国的阿富汗!”拉文·霍巴克中将终于忍无可忍,他出身北海舰队天生就看不起其他“杂牌军”。

其实拉文·霍巴克中将本来也不是这么没有修养的人,相反他出身名门望族,为人谦和,受过良好的教育...

但是这一路上与奥地利海军同行的相处让他十分不快,更让其恶心的是印度商人和殖民地官员的嘴脸,所以拉文·霍巴克中将怒了。

“你说什么?!你个苏格兰杂种!”加尔各答的修文中将也很气恼,因为增援部队的事情,他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

如果那支部队真的遭受了严重损失,那么他的仕途就毁了,此时再加上对方的一通儿无名火,修文中将也爆发了。

“你说谁是杂种?!”

“你母亲就是个苏格兰的婊子!”

...

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片刻后,两位中将鼻青脸肿地被人拉了开来。

其实英军增援部队失去联系这件事也引起了弗里德里希的兴趣,他决定和拉文·霍巴克中将一同前往加里曼丹岛调查海盗事件。

实际上弗兰茨早就买通了英属印度官员,希望能以海盗的名义将这件事画上休止符。

只不过南明方面的单方面行动,让整件事情变得复杂得多。

“狮城”的英国领事鲁尹此时急得在自己办公室疯狂踱步,如果当时有计步器,从舰队失去联系的第二天开始他每天至少五万步打底。

直到有属下上报有一支巨大的舰队正向港口驶来,他才长出了一口气,立刻率人前去迎接。

“狮城”的风气比较浮夸比较多,所以久而久之英国领事鲁尹也养成了铺张的习惯。

在空前盛大的欢迎仪式下,奥地利的舰队缓缓驶入港湾....

此情此景,让拉文·霍巴克中将攥紧了拳头,脸上的肌肉抽动带动了伤口,不由得让他吃痛出声。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