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二十九章 该来的总会来

  

1835年3月。

老皇帝,弗朗茨二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随后经医生检查,发现皇帝的身体即将崩溃,恐怕没有几天光景了。

弗朗茨二世离开他的寝宫,漫无目的的在皇宫中游荡。

走着走着,来到了孙儿的房间,他想或许这是天意,亦或是他本来就想做这件事,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弗朗茨二世进入弗兰茨的房间还是带着和蔼的微笑,但是面色很差显得心事重重。

弗兰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从目前报纸上刊登的消息来看,整个奥地利帝国正处于一个难得的上升期。

奥地利1833年的财政收入是1亿3026万9877弗罗林,而在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的第一年就上涨到1亿4612万0349弗罗林,远远超过科罗拉夫伯爵和财政部的预测,12%的增长率已经足够夸耀的了。

在政治上,贷款将中意大利诸国牢牢控制在奥地利的掌中,并且中意大利地区的统治者对于聘请奥地利顾问帮忙管理国家这种事情上,不但没有反感和提防,反而觉得自己不用出钱养官员是自己赚到了。

奥地利在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之后,在德意志邦联中的地位更加稳固。

就连过去那些紧跟普鲁士脚步的小邦国,也纷纷再次转投向奥地利。

而上次投票中普鲁士被奥地利算计,由于查不出谁是内鬼,又死了外交大臣,加上波兰复国军搞事,普鲁士方面也变得疑神疑鬼。

国内,由于北意大利的贵族和资本家也想加入到德意志关税同盟中分一杯羹,反而显得极为乖巧。

匈牙利人则依然忙着内斗,在决出新老大之前不会有太大的动作。

而且匈牙利内部又出现了新的派系,那就是以塞切尼伯爵为首的年轻贵族们。

这些人通常都不是传统贵族,他们的工商业资产阶级属性,注定他们希望能开放市场自由贸易,他们不但不反对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反而支持匈牙利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

匈牙利的派系斗争,随着新派系的加入,变得更加激烈。

总而言之,国内一片和平的景象。

法国最近几年,先是遭遇了霍乱大流行,接着是天灾导致粮食减产,而后又是工人大规模起义,现在霍乱再次在法国蔓延。

俄国人的目标还在奥斯曼人身上,对于奥地利只是派了一些大斯拉夫主义者进入东特兰西瓦尼亚地区,进行渗透和传播大斯拉夫主义思想。

大斯拉夫主义的传播给当地造成了一定隐患,当地的驻军司令冯·安东将军立刻采取了雷霆手段,该处死的处死,该驱逐的驱逐。

虽然冯·安东的行动有些极端,但是俄国人却找不到什么毛病。

毕竟他们的罪名是破坏当地治安,并未提及所谓的大斯拉夫主义。

奥地利作为一个陆地强国,又是地中海国家,几乎不具备对英国人的威胁,所以并没有引来英国人的特别关注。

国际环境也在变得对奥地利有利。

弗兰茨实在想不出老皇帝有什么好忧愁的,又看到老皇帝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好说道。

“爷爷您怎么了”

“爷爷没事。”弗朗茨二世笑了笑,继续说道。

“弗兰茨,你回答爷爷一个问题好吗?”

“好。”弗兰茨放下手中的报纸,坐好等待老皇帝发问。

“爷爷是个好皇帝吗?”

“爷爷当然是个好皇帝,您看报纸!”说完便拿起报纸,指着上面的新闻说道。

弗朗茨二世接过报纸,仔细端详起来。

上面全是说奥地利帝国多么多么强大,皇帝陛下是多么多么英明。

倒是弗朗茨二世看了之后,觉得倍感欣慰,因为已经很久没人为他歌功颂德了。

但是,又看了几眼,不禁有些恼火,报纸上只写了奥地利帝国近期取得,如何如何的成就,而对现在奥地利帝国所面临的困境,只字未提。

不过,往后看弗朗茨二世的眉头舒展开了,还有些开心。

因为报纸上,将周围其他国家贬得一文不值,法国人吃不起面包,普鲁士人没有鞋穿,而俄国人要用人来耕地,仿佛这世上除了奥地利帝国以外得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尤其是意大利人民,简直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这些肉麻的话,并没有影响弗朗茨二世的心情,更没有汗颜。

反而是吩咐皇室大管家,让他多印一些务必让奥地利的每个官员们都看看。

弗兰茨有些汗颜,不过他倍感欣慰,那就是这一次梅特涅亲王的书报检查制度落实到位了。

如果在供应给皇室的报纸中,还能看到对奥地利或者是对皇室不利的事,那才是梅特涅亲王的失职。

尤其是在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之后,奥地利将是整个德意志地区关注的焦点,任何小的污点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进而影响国策,甚至威胁统治。

百姓可以用报纸来了解国家,而皇帝绝不能仅靠报纸。

“弗兰茨,我今天就告诉你一个当皇帝的秘诀。这可是爷爷做皇帝几十年,才领悟出的秘诀。”老皇帝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弗兰茨虽然有些诧异,因为他不觉得老皇帝是个成功的皇帝,但还是决定洗耳恭听,毕竟他不想扫了老皇帝的兴。

弗朗茨二世清了清嗓子,深呼吸尽力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做皇帝一定要有王者之气,而王者之气,不光要有气度,有礼貌,更要有魄力,有担当。如果你理解不了,就算做个野蛮的暴君,也不要在人面前暴露你的软弱。”

“爷爷曾经是个软弱的皇帝,所以拿破仑、塔列朗、法国人、英国人、俄国人、普鲁士人,还有那些表里不一的大臣和匈牙利人,所有人都在针对我!”

弗朗茨二世显得有些激动,但随即又笑了起来。

“可是有一天,当我拿起剑的那一刻,他们都怕我。害怕我这个皇帝,害怕我重建神圣罗马帝国,害怕我去欺负他们。没有人再敢欺负我和这个国家,现在整个国家都好了起来,只可惜爷爷认识到的太晚了。”

泪水从弗朗茨二世的眼角滑落,他继续说道。

“你的大伯不适合统治这个国家,而你的父亲也缺乏这样的才能,未来这个国家的主人一定是你。你一定要记住爷爷的话,等你重建了神圣罗马帝国,一定要让我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头衔下葬。”

弗兰茨有些懵,但还是点了点头。

弗朗茨二世又转身补充道。

“记得多生孩子。”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