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三十一章 毫无波兰

  

维也纳,梅特涅亲王府邸。

自从来到维也纳,阿佳妮似乎又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每天游走于各种舞会和茶会,见证形形色色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醉生梦死...

一大堆追求者为了她痴迷,为她决斗,但阿佳妮已经不是那个十六岁的小女孩了,六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早已见惯了风雨,不再想看到有人因这种无意义的事情而流血。

阿佳妮制止了几次决斗,这为她赢得了善良的名声,同时也遭到了一些人的妒嫉。

很快就有传言说,那决斗是设计好的,不过是一些表演而已,更有恶毒的传言说,她是个娼妇,价高者得...

阿佳妮并不在意这些流言,她只是觉得人的生命不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华沙之战,让她刻骨铭心,波兰军队在最初的五个月里,连续取得了十五场战斗的胜利,消灭了三万俄军。

每一个人都十分振奋,所有人都觉得沙皇尼古拉一世会接受和平,波兰复国在望。

但这并不足以抵消,波兰和俄国的巨大差距。

沙皇尼古拉一世对波兰的做法,简单粗暴直接有效,三万不行,便派五万,五万不行便派十万。

三个月后华沙城里已经没有粮食,甚至野菜都被人挖光了,波兰的士兵们打光了枪里的子弹,然而俄国人却越打越多。

当时的欧洲列强,对这场大起义的态度并不一致。

普鲁士害怕波兰起义的影响扩大,派兵封锁了波兰边境,仅在西里西亚就没收了一万把步枪和价值十万英镑的火药,还抓捕了数千名准备去华沙与俄国作战的志愿者。

甚至和俄国签订了协议,俄军负责镇压波兰起义。

协议规定如下:

一,俄军在横渡维斯瓦河之前,普鲁士会完成桥梁的建设。

二,将托伦市作为俄军基地,由托伦向俄军提供武器、弹药和食品。

三,如果战争拖延或者失败,普鲁士领土将对俄军开放,并保证俄军的安全。

英国外交大臣帕麦斯顿虽然口头谴责了俄国的暴行,并表示愿意出售给波兰人武器弹药,不过前提条件则是波方必须以真金白银购买并且要提前付款。

法国,刚刚登基的路易·菲利普在内心是同情波兰人的,并且十分感谢波兰人起义吸引了俄国火力,这使得通过革命上台的七月王朝避免了被俄国干涉的可能性。

但是作为一个怂货,路易·菲利普第一时间就派出大使,向沙皇保证法国政府会始终不渝地遵守维也纳会议的条款。

法国外交大臣塞巴斯,更是冷漠地回绝了华沙的请求。

俄国外交大臣捏谢尔洛夫在访问巴黎时,一再宣称:波兰问题是俄国内政,任何干预企图都会被伟大的沙皇陛下视为与俄国为敌的行为。

捏谢尔洛夫嚣张的态度让法国政府官员们愤愤不平,然而路易·菲利普不想也不敢干预波兰问题。

鉴于路易菲利普的软弱态度,内阁自然不会同意介入波兰起义。

只有奥地利的态度有所不同,弗朗茨二世对于俄国的警告只当放屁。

奥地利对俄国在巴尔干的扩展深感不安,更希望祸水东引,通过波兰来削弱俄国。

没错,奥地利非但没有关闭边境,反而选择了大开方便之门。

不但波兰人可以随意进出奥地利的边境,奥地利更是允许他国志愿军和武器商人随意进出。

甚至奥地利的军队直接在边境上做起了生意,向波兰人和志愿兵出售军械,粮食,药品,如果有需要还附送军事训练。

于是乎大批武装人员从奥地利进入波兰,当然在波兰战败时大量武装人员逃入奥地利境内,造成了加利西亚十几年的动荡。

最终华沙城还是被攻破了,俄国士兵闯入了阿佳妮的家,杀了她的父母,一把火点燃了房子,她被士兵拖到大街上。

还好阿佳妮的一位朋友及时赶到,这位朋友是一位俄国上校,他制止了士兵们的暴行,并救了阿佳妮。

后来在那位俄国朋友的帮助下,阿佳妮辗转到了巴黎。

在巴黎的日子里,那位俄国朋友每个月都会给她写信并资助她一百个卢布。

此时一个俄军士兵一年的收入为38个卢布,一头牛要80个卢布,一名少女身的农奴要300卢布,一名近卫军团的上校军官的收入为700卢布。

阿佳妮的生活还算富裕,她甚至有钱可以去看歌剧,只是有一天她在歌剧院的门口,看到了一个身穿波兰军服的乞丐。

经过一番搜寻,阿佳妮发现很多波兰人都流亡到了巴黎,她很开心能在异国遇到这么多同胞。

然而大多数人过得并不好,由于失去了在波兰的土地和财产,大多数波兰军人只能靠做苦力和给人打短工养活自己,有的遗孀为了生活下去,甚至不得不出卖自己。

阿佳妮开始接济这些人,然而一个卢布只能买到10根250克的法棍。

她的钱很快就花光了,之后不得不卖掉自己的首饰和旧衣裳,但是根本不够用。

此时波兰在巴黎的流亡者大约有一万人,其中绝大多数人没有稳定的生计来源。

于是乎阿佳妮找到了那些流亡的波兰军官和政客,她要组建一支波兰复国军,给这些人一个家。

之后波兰军官的遗孀们被阿佳妮组织起来,配合波兰复国军的行动,为波兰复国军积攒资金,打探情报。

投入到这项繁重但又光荣的工作中让复国军里的女人们找回了自尊,她们决定以波兰的国花三色堇为标志,建立三个骑士团。

分别是紫罗兰、郁金香、雪绒花,以对应三色堇的三种颜色,紫、黄、白。

三个骑士团分别被派往奥地利、普鲁士、俄罗斯这三个参与瓜分波兰的国家,用意很明显就是要用敌人的钱来对抗敌人。

当然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除了阿佳妮的紫罗兰在维也纳混得风生水起,郁金香的前三代首领已经可以在普鲁士的监狱里斗地主了,而雪绒花则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挖着土豆。

阿佳妮已经取得了一块“绝对安全”的领地,作为波兰复国军在维也纳的分部。

波兰复国军高层的作死依然没有停下,又派发了一些新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眼前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困扰着阿佳妮。

波兰的灭亡,让紫罗兰骑士团的姐妹们学会了很多,包括忍受苦难和坚强。

然而维也纳奢侈浮华的生活,又唤醒了她们身体本来的记忆,很快就有人选择了沉沦,更有不少姐妹选择退出了波兰复国军,直接找个好人嫁了,忘记这段过往。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