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644章 江户条约

  

第644章江户条约

此时的幕府正面临着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打不过,逃不掉。奥地利的整支舰队在幕府眼中就是一片黑铁城寨,根本就无从下手。

但真正让他们绝望的是在前一天刮起的一阵台风,一场罕见的台风光顾了江户湾,整个江户城的町人都在抱怨这可怕的天气。

而城内的宫殿之中,阿部正弘却状若癫狂地手舞足蹈。

“天助我也!神风来了!神风来了!志那都比古!庇佑你的子民!”

(志那都比古,风神名讳。)

起初城内的武士们还以为首席老中疯了,但很快他们就了解了现状加入了疯狂的队伍之中。

是夜,江户城堡内灯火彻夜不熄,歌舞一夜无绝,人们推杯换盏庆祝着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第二日,清晨。

台风过境之中江户城内一片狼藉,但幕府的高层们完全没有心情组织救灾,他们都迫不及待地进入驾笼想要到海边一探究竟。

(所谓驾笼便是日本的轿子,但是驾笼内的空间极小,仅容纳一人盘腿坐下,比起运输工具,更像是一种刑具。)

神风在日本人心中有着极其神圣的地位,曾经的蒙古帝国横扫亚欧大陆,但是却在东征日本时遭遇了惨败,损失之大不下于艾因贾鲁之战(蒙古西征失败之战)。

这倒不是此时的日本人比蒙古人更能打,也不是他们比马穆鲁克更顽强,而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直接干掉了整支蒙古舰队,让近千艘战舰弹指间灰飞烟灭。

不过在当时的蒙古人眼中就没有失败这个词,在完全消灭中原王朝的抵抗势力之后,再次派大军进攻日本。

这次有了大宋海军的帮助之后,蒙古海军实力空前强大,只不过在即将登陆本州的前一天,再次遭遇台风天气

两次“神风”的出现,让日本对这个词有很深的感情。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风神也无法撼动眼前的黑铁之城,奥地利帝国海军舰队依然屹立在江户湾中。

对弗里德里希和奥地利帝国海军来说日本的风浪确实不小,但是比起好望角的杀人浪,也只能算是微风拂面了。

“风神大人!风神大人!风神大人!我不甘心啊!怎么会这样.”

此时一群幕府官员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吼声,甚至有人已经准备用胁差切腹了。

这时阿部正弘突然大叫道。

“一定是上天的旨意!日本国注定要对奥地利开放贸易!”

周围的人起初都有点懵逼,但是一想到“神风”的不败传说,他们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没错日本没有输,他们只不过是在按照风神大人的指示办事而已。

如果开国让日本兴盛了,那就是他们这些遵循神谕者的功劳,而外国势力就此入侵日本,让国家走向衰亡,那么就是邪神的错!

在分清了责任之后,幕府家老们一致决定向奥地利开放贸易。

谈判桌上,这些幕府官员的卖国速度让人瞠目结舌。这一次弗里德里希带来的外交官都是长期混迹于东南亚的。

所以他们都自觉对亚洲人十分了解,一个个都在漫天要价,等着对方坐地还钱。

结果幕府官员居然爽快地全部答应下来,让奥地利的外交官觉得这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弗里德里希倒是真想和日本打一仗,毕竟之前在对越南的战争中他就打得很爽。

而日本的江户城经过几百年的稳定发展,木制建筑可比顺化城多多了。

只不过他并没有等来日本海军的挑战,而是完全开放的江户湾和一片正在兴建中的租界。

“真无聊啊,他们就不能稍微做点抵抗吗?”

弗里德里希显然对战争更感兴趣,然而现在奥地利也很尴尬,强的打不过,弱的不敢和奥地利打。

“弗里德里希大公,您应该庆幸幕府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因为他们成功保护了那些奥地利帝国重要的‘商品’。”

神乐的回答让弗里德里希感到无趣,索性不再说话。

这时丝内卡公主却感到有些不解,于是乎便问道。

“奥地利帝国需要‘奴隶’完全可以向阿曼帝国购买,看在两国的交情上我父亲一定会给出一个十分优惠的价格的。”

丝内卡公主无意中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她想为阿曼帝国争取更多的利益,毕竟东非的黑奴可是她们国家的拳头产品之一。

只不过弗兰茨不想要黑奴,奥地利帝国也不允许买卖黑奴这种事情。

退一万步讲,此时的奥地利占据着后世坦桑尼亚的大片土地。即便是阿曼帝国想要猎奴也需要经过奥地利人的同意,而后者想要黑奴也完全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抓捕。

江户条约正式签署,内容如下:

1、日本向奥地利帝国完全开放,奥地利人在日本境内享有自由经商、自由旅行、自由学习、自由传教的权利。

2、开放十三处专属通商口岸,包括江户、长崎、大阪、萨摩、长州、会津、土佐、北海道等.

3、协商关税,幕府及各藩无权单方面制定关税必须与奥地利帝国协商,后者具有一票否决权。

一共十条。

此外附加条款中,奥地利帝国每年会与幕府单方面进行朝贡贸易。朝贡贸易中准许幕府用劳力充当货币。

同时任何欧美之列强,以及名下公司若欲以武力叩开日本之国门,奥地利帝国应在一年之内对其宣战保障日本之独立。

之后弗里德里希的舰队又到了萨摩,国主岛津齐兴极端厌恶洋人,但是慑于奥地利海军舰队的强大威势只能亲自出城迎接。

这一次弗里德里希打算上岸玩玩,便从仓库里找出了那顶在顺化搜刮来的轿子。

轿子为金镶玉打造,可谓是极尽奢华,毕竟这曾经是越南国王的轿子。

轿夫则是由刚刚降服的夏威夷土著担任,这些土著人在遭遇奥地利人之前一直不知道战争还有投降这个选项。

实际上之前部落之间的战争,失败的一方会被荣誉的吃掉,而不是当作奴隶,又或者是放虎归山。

这些土著对于弗里德里希没有下令吃掉他们都心怀感激,他们实际上都很害怕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人儿”。

因为那些比他们更可怕的战士都对其敬畏有加,甚至还能降服那些可怕的黑色巨兽。

当时的夏威夷土著认为船是某种生物。

就这样弗里德里希坐着由八名长得如“巨石”强森般雄壮的汉子抬着走出了钢铁之城,来之前还在放狠话的岛津齐兴比他儿子还不如,直接被吓得屎尿横流。

(“巨石”强森实际上就是波利尼西亚人的后裔。)

“滑头鬼大人!莫要吃我!滑头鬼大人!莫要吃我!滑头鬼大人!莫要吃我!”

看到国主都这番德行,其他的侍从们的头就更低了。他们完全将弗里德里希一行人与百鬼夜行联系在了一起。

相比之下岛津齐兴的儿子岛津齐彬则是要比他好得多,自从在江户见识到了奥地利的舰队之后立刻返回家中思考对策。

岛津齐彬作为当时日本的兰学大家,反而是受到奥地利舰队冲击最大的人。因为在之前他以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便是荷兰,他一直寻求模仿荷兰建立新式军队和学校。

但是奥地利帝国海军的出现让岛津齐彬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傻子,即便整个日本荷兰化也不可能战胜眼前这个强大的敌人。

他在苦思无果之后,拿起了许久未用的毛笔,在宣纸上一遍一遍地写着大奥地利帝国的名字。

很快岛津齐彬就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大、奥、地、利?

于是乎他赶忙找到了与自己交好的荷兰学者,询问奥地利帝国的统治者喜欢干什么?

那名荷兰学者扶了扶眼镜,拿出一个本子在上面装模作样地翻了翻。

“哦,这里。哈布斯堡家族的家训是这样说的。

‘Bellagerantalii,tufelixAustrianube,NamquaeMarsaliis,dattibiregnaVenus。’

如果翻译成贵国的文字便是让别人去打仗,你,幸运的奥地利,去结婚吧!战神能赐予你的,爱神也能赐予伱。

换成您能听懂的意思便是他们喜欢联姻,然后”

岛津齐彬还没等荷兰学者的话说完,便一拍手说道“太好了!我有办法了!”

望着岛津齐彬急匆匆离开的背影,那名荷兰学者口中嘀咕道。

“我还没说完呢.”

弗里德里希漫无目的地在城中乱逛,显得有些无聊。

毕竟此时的他犹如真的“鬼”进“村”了一样,城中的町人们都躲在家里,然后将各种神佛堵在门口默默地诵经叩首,以求不要被“鬼怪们抓走吃掉。”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佩刀站立的日本人,弗里德里希顿时来了兴趣,想要一探究竟。

有几个忠于岛津齐彬的家臣希望能将少主带走,让其避免被“恶鬼”吃掉的命运。

不过岛津齐彬并不领情,推开了阻拦他的家臣们,迎着弗里德里希的队伍走了过去。

岛津齐彬在十分紧张的情况下用带着十分浓重的鹿儿岛方言的荷兰语向弗里德里希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结果是谁都听不懂。

弗里德里希看向后方的神乐,后者只能从马车上下来走到岛津齐彬面前。

“大人,您不如用日语吧,您的荷兰语实在不怎么样,而且他们说的是德语。”

岛津齐彬看到那些壮硕如恶鬼般的壮汉时没有多害怕,而见到神乐这位巫女则是被吓了一大跳。

实际上岛津齐彬想到的好办法就是拿自己的养女和奥地利国联姻,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奥地利帝国是一夫一妻制。

当然了解到这一点之后岛津齐彬更加兴奋了,他极力想要促成联姻,那样萨摩藩在日本的地位就更加巩固了,甚至不用再看幕府的脸色过活。

随行的奥地利官员都觉得离谱,但是弗里德里希却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毕竟为了家族自己可以娶了阿拉伯人做妻子,弗兰茨说不定也可以娶个亚洲人做妻子。

只要有王室身份,有利于帝国,管他呢!实际上弗里德里希是想看看弗兰茨会有什么反应。

而神乐则是提出了另一项建议,因为此时奥地利皇室并没有适龄的王子(大公),所以可以先进入奥地利帝国皇家女子学院进行学习。

岛津齐彬理所当然地将这个所谓皇家女子学院当成了“大奥”了,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

(大奥在日本江户时代,是德川幕府将军的生母、子女、正室(御台所)、侧室和各女官(称为“奥女中”)的住处。

大奥的另一含义指代德川幕府家的“后宫”,即是宫女、嫔妃生活的地方。

在大奥中,除将军外,所有男子不得进入。所有上到正室夫人,下到最底层的侍女,都是清一色的美丽女性。)

岛津齐彬所选择的人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笃姬(又称与一公主),后者算是幕末风云时期为数不多的女性政治家。

日本历史学家对其推崇备至称其是日本近代史上最伟大的女性之一,一直将其描述成一个秀外慧中、视界高远、多谋善断的杰出女性。

虽然老年时期的照片丑了一些,但是在传说中她少女时期是以美貌和智慧见长。

(本书按传说中描写。)

笃姬的外貌先按下不表,光是胆识就很让人钦佩,那些平时里耀武扬威的日本武士见了都会落荒而逃的弗里德里希一行人。

笃姬只是很自然地跟在了队伍的后面,她既不哭也不闹,哪怕是要离开故乡万里之遥也毫不动摇。

这是神乐第一次钦佩除了自己以外的日本女性,不过她不会怜悯这种人,因为一切都是为了“正义”。

弗里德里希的最后一站是长州,不得不说毛利敬亲的水平不知道要比隔壁的岛津齐兴(岛津齐彬的父亲)强到哪里去了。

非但没有出现屎尿横流的丑相,反而是戴甲之士不拜的气节得到了弗里德里希的赏识。

毛利敬亲邀请弗里德里希在阵幕中观看日本传统摔跤表演,弗里德里希表示看不懂。

(日本传统摔跤表演并不是大相扑,而是一种看了尴尬癌都会犯的一种表演式摔跤)

后者拿出了匈牙利特产葡萄酒“公牛之血”,请前者品尝,这位日本大名感觉十分震惊,但还是强忍着喝了下去。

当时的公牛之血并非是一个噱头,而是真的在里面掺了公牛的血液,这种酒的冲劲儿可想而知。

但是毛利敬亲还是咬着牙喝了进去,毕竟他还没听说过日本有哪个人敢在奥地利帝国军队面前失礼。

之后毛利敬亲又找来了他手下的大相扑和奥地利海军士兵比试,弗里德里希又让自己的士兵和那些长州藩的武士斗舞。

双方酒意正浓的时候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出来说想看看奥地利海军的威力,弗里德里希在得到毛利敬亲的允许之后命令自己手下的舰队一起向长州藩那座最大海防城射击。

在舰炮和火箭的持续轰击之下,只用了一刻钟就将这座长州藩用数百年时间打造的城堡夷为平地。

毛利敬亲在看到这场景之后,对弗里德里希大公越发恭顺。

那个提议让弗里德里希轰击自家城堡的小孩,也被毛利敬亲破格提拔为上士,参议藩政。

这一年吉田松阴十五岁。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