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六十一章 对手

  

维也纳,美泉宫。餴

弗兰茨讨厌像个吉祥物一样坐在会场的中心,更可怕的是时不时还有人送上一些乱七八糟的礼物,以及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奉承话。

其中也不乏一些想要卖弄文采或者是自视高人一等的家伙,比如几位外国来宾,他们觐见弗兰茨的时候用的就是法语,甚至是拉丁语。

而弗兰茨的回答永远是先用德语回答一遍,然后再用他们所用的语言翻译一遍。

一来二去这些人觉得无聊也就不再试探了,当然也有一些来作死的,比如眼前的几位匈牙利新贵族,他们用自己的母语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弗兰茨不清楚这些人是怎么混进来的,不过他相信在秘密警察的监狱里他们会一五一十交代清楚的。

这一次弗兰茨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叫来了卫队将他们送到该去的地方。

这些人想要趁机叫喊,不过皇家卫士干这个都是专业的。他们还没等叫喊出声就被封住了嘴巴,甚至连自杀也做不到。餴

波尔多上校虽然平时总是疑神疑鬼地,但在这种时候格外靠谱。

台下阿佳妮、塔莉娅、卡罗丽娜、神乐凑了一桌子...

实际上由于弗兰茨需要加快一些事情的进展,所以便给神乐开始了特训。

首先便是她为自己取的这个名字,幕府官员但凡有些脑子就能查到她的底细。

以小日本的变态程度找出一些她的旧识,割些手、脚、耳朵之类的部件对其进行要挟是极有可能的。弗兰茨可不想看伦理剧...

虽然大盐杉音一直都说自己已经和过去一刀两断了全身心奉献之类的云云,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弗兰茨还是坚持让她改名“神乐”。

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假名,但是却又普遍存在,根本无从入手。整个日本用这个名字的巫女到处都是,再加上游方的巫娼那更是无法统计。餴

而且既然要去日本,当然是要弄个接地气的名字了。

至于训练内容么,除了一些必要的知识和常识,弗兰茨还要给她灌输一些原则。

这些所谓的“原则”理论上对她自身没什么用,但却是确保她能按照弗兰茨的计划执行的关键。

除此之外,神乐还必须学习武器的使用,以及近身格斗技巧。

弗兰茨在非洲时曾经给过她一把枪和二十发子弹,不过此时枪里只剩下十七发。

至于那三发去哪里了,弗兰茨不想追究,但是从她被接入美泉宫之后,每天必须打完一百发。

平时的训练差不多就是一边答题,一边和人打架。餴

好在神乐有一些空手道和巫舞的底子在,这方面学起来并不困难,平时经常能把弗兰茨的小伙伴儿们打得鼻青脸肿。

偶尔弗兰茨也会亲自动手教学,不过他擅长的是柔道和摔跤,以及一些关节技,所以打起来十分难看,而且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神乐能在三个同龄男孩的夹攻下且战且退,但是在弗兰茨面前她除了转身逃跑以外没有任何办法。

弗兰茨考虑到此时日本人的身高和身体素质,他觉得神乐能打赢这帮小少爷,对付那些普通日本人就足够了。

而且神乐作为女性还占着一个便宜,那就是容易被人轻视,对手容易马虎大意。

尤其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人更是为她自己增加了几分胜算。

回到舞会大厅,这四个人坐在一起还是蛮受人瞩目的。塔莉娅和阿佳妮是老相识,所以聊得十分投机。餴

而一旁的神乐显得忧心忡忡,卡罗丽娜则是一脸不爽地看着周围这三个女人。

不过她们毕竟还是年轻,很快就被阿佳妮带起了节奏。然后就是一群女生开始叽叽喳喳地嘲笑起像一根棒槌一样戳在会场中间的弗兰茨。

很快悠扬的华尔兹响起,一旁的乐队指挥正是老施特劳斯,弗兰茨不太喜欢这位音乐大家。

虽说老施特劳斯本人对奥地利皇室可以说是无限地忠诚,毕竟后者是前者最大的主顾也是其衣食父母。

不过他的人品弗兰茨实在不敢恭维,老婆和儿子住旧房子衣食拮据,而他自己则和情人每日挥霍无度。

此时老施特劳斯是全欧洲,乃至全世界最会赚钱的音乐家。但他死后却没有留给小施特劳斯一分钱,因为他的情人在其死后连他的衣服都剥下来带走了。

随着音乐响起,阿佳妮、塔莉娅、卡罗丽娜和神乐也必须入场,不过她们完全没有想跳舞的意思,为了避免被人邀请她们决定背过身去吃东西。餴

这回轮到弗兰茨嘲笑她们了。

“弗兰茨大公,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我谨代表俄国沙皇陛下和皇太子殿下为您献上礼物....”

弗兰茨有些惊讶,对方居然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而且沙皇尼古拉一世居然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他,看来俄国的外交礼节还是像以往一样糟糕。

实际上这件事情应该由涅谢尔洛夫亲自做,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青年跳过了前者,不过这对于弗兰茨来说并不重要。

“你的德语很好。”

“谢谢,我母亲是普鲁士人,她教会了我德语。”

“祝您愉快,乌瓦罗夫公爵。”餴

“您知道我的名字”安德烈·乌瓦罗夫有些诧异。

弗兰茨有些尴尬,他总不能说,你们的国家有我的间谍,你的个人信息早就暴露了。

“报纸上写的,他们说有一个天才差一点就说服了奥斯曼的苏丹,想来就是您了。”

弗兰茨的解释有些牵强,不过对于这种过度自信的人足够了。

安德烈·乌瓦罗夫觉得自己在君士坦丁堡做得很好,被人记住是理所当然的。

但他还是记住了弗兰茨这个名字,毕竟很多贵族对于世界并不了解,而眼前这个大公年纪似乎比自己还小,但却会看报纸甚至能记住自己的名字,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然后安德烈便如同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年轻贵族一般,开始在舞会上寻找心仪的舞伴。餴

很快安德烈就发现了有一桌正背对着他吃东西,安德烈轻笑一声,他对于自己的外貌、气质、智慧、出身都十分自信。

安德烈·乌瓦罗夫觉得自己只要绕过去从她们面前走一圈,便能将其迷住。

只不过当他走过去的时候,自己的心脏则是像被重锤击打过一般骤然停止。

然后安德烈·乌瓦罗夫从旁边的花瓶中折了一支玫瑰,准备请他的意中人赏光。

“请和我跳舞吧,我会向你展示真正的男人会如何照顾好你...”

但是没人理他,四女只把这位俄国最有前途的年轻人当成了空气,各吃各的。

于是乎安德烈·乌瓦罗夫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够主动,便一把抓了过去,然后就被四人按住一顿暴打....餴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