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四十六章 第一次奥越战争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当奥地利帝国的战书和所谓的送到自己的寝宫中时,明命帝才知道这个儿子惹的大祸。一时怒火攻心便撒手人寰了。

当然这并不在弗兰茨计算之内,而且这位前任皇帝的死活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手是谁对奥地利帝国来说并不重要,甚至对于越南来说也不重要。

此时的绍治帝并没有因父亲的撒手人世而有伤痛之情,他内心中反而感到一丝悲哀,真命天子居然会怕黄毛鬼,可叹!

阮福玫淖孕挪2皇呛廖薷据的,此时越南拥有精兵十五万,而当年参与入侵真腊的不过是一些临时征募的流寇山匪和无地农民而已,根本不是正规军。

同时越南水师共有大小战船300艘,虽然和清朝那种巨大的鸟船无法相比,但是却有巨大的赶缯船。

这种大型福船,船长36米多,宽7米左右,24个船舱,可载重1500石。每船配水手、船工30余人,水兵80人,配有双桅、双舵、双铁锚。

其水军战法则是习自海霹雳施琅的天行之阵。此阵的兵力配置如大雁飞过的斜行,以充分发挥射击兵种的威力为要点,如果火力占优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弗兰茨在欧洲造势的同时,这场战争就在亚洲打响了,毕竟他不确定其他列强会不会也插上一脚。

奥地利帝国的远征军确实收到了很多捐赠和志愿兵,由于声势搞得过于庞大,弗里德里希不得不亲自挂帅。

当然他本人是很希望去打这一战的,毕竟还没有和亚洲国家打过仗,而且他还想试验一下新式武器的威力,火箭的推进火药更加致密,外形更加符合空气动力学。

战争开始后,越南人的十万大军刚从河内赶到顺化,其领兵大将就得到了大南水师先后败于磅逊,南海和北部海域的消息。

无论是战前被越南人寄予厚望的赶缯船,还是那些米艇,在奥地利舰队的蒸汽战舰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仅靠一艘三级战列舰和七艘护卫舰,便将这些14世纪的老古董们全部送入海底。

紧接着,载着那些由真腊人组成的护教军的运输船在海防登陆,直逼越南首都。

此举大出绍治帝的意料之外。他本想凭借着五万精兵,加上地方的部队拱卫京师应该是没有问题。

但是谁曾想海防港外的第一战,就打掉了自己超过2两万的部队。

虽然其实际阵亡人数不过数百,但是由于火力差距巨大,加上领兵的越南将领被当场炸死,吓破胆的剩余军官和士兵们就像感染了瘟疫一般四散奔逃。

消息传到顺化,绍治帝又连夜派人飞鸽传书,召大军回援。领军出征的历山不得不带兵向河内疾驰,可还没等他赶到战场,南部的九龙江平原又发生大战,当地守军惨遭东西两面夹击损失严重。

绍治帝再次派历山出征。仓促接到命令的后者本想在顺化进行补给,却传来顺化城外围已经被敌军攻克的消息。

此时这位大将军也不管那么多了,他意图和黄毛鬼还有那些高蛮土人帮凶就在这里决一死战。

只不过这个梦想再次落空,当越南大军赶到达顺化城时,敌人早已不知所踪。

更糟糕的是城内储存库中的军械物资不是被抢走,就是分给了当地的平民,这招可谓是杀人诛心。

就在越南人正试图挽回不利的战局之时,

河内与九龙江平原同时告急的坏消息再一次传来。

而此时身在顺化皇宫的绍治帝也终于明白了他父亲的良苦用心。

因为在护教军攻击外城时,他便对敌人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本来对方能轻易攻下皇宫结束快速这场战争,但却没有这样做。

显然控制真腊地区的黄毛的真实目的不只是炫耀武力,更是想要己方的军队疲于奔命。

很快在得知九龙江平原失守的奏报后,绍治帝便决心投降。双方的代表在北部湾上一艘奥地利的军舰上进行谈判。

协议是弗兰茨一早就拟定好的,条件是要求越南割让九龙江平原地区,同时赔款三百万两白银。

然而被绍治帝一口回绝,孤注一掷的他决定用武力手段重新夺回九龙江平原。奥地利很快再次对顺化城送上了一次海陆夹击的大礼。

拱卫皇城的御林军已经算是越南数一数二的精锐部队了。但是随身携带的老掉牙的铁甲和鸟铳的那些士兵们根本就不是奥地利海军陆战队的对手。

更何况这一次奥地利为了这次远洋作战配备的军舰数量多了一倍不说,而坐镇指挥的正是弗里德里希大公本人。uu看书

这位张狂的天才少年可不会在乎文物的价值,他直接下令对越南人的都城进行火箭洗涤。

紧接着两万发新式无杆自旋火箭咆哮着穿越大地,将这座以木制建构为主的顺化城直接烧成了平地。

就连城内的皇宫也遭到了波及,有将近一半的附属建筑物被毁。当然作为阮氏王朝的根基所在,这里的抵抗还是比较激烈的。

当奥地利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进入已经几乎化为废墟的顺化城时,依然有身着烂甲手握短刀的越南人大叫着冲出来,但这根本无济于事。

不过此时的他们已经不是那支横扫山西,意图问鼎中原的无敌之师了。

在奥军的三段式齐射和猛烈的火力优势面前,这些人的冲锋变得毫无意义。就算己方偶尔有伤亡,也是由排在前面的护教军承担。

弗里德里希不知道教会和弗兰茨是怎么驯服这群仆从军的,但是既然有炮灰,那他就没理由让自己的精锐部队冒险。

很快,弗里德里希还有手下在士兵的簇拥下抵达了顺化皇宫。

这座巍峨的宫殿此时已经有一半化作了废墟,但依稀还能看出曾经的辉煌。

宫门站着几名昂头斜视的越南人,他们的神情似乎在指责着弗里德里希的大逆不道,只不过没过多久这些高傲的头颅就离开它们主人的身体。

弗里德里希并不想浪费时间,既然这些人不想谈,那就换一批。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