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606章 争吵

  

第606章争吵

爱尔兰岛上,雨水倾盆而下,但不知为何几乎所有的岛民都没有一种清爽的感觉,相反却觉得沉重而压抑。

从几年前出现的诡异病菌、突然“发疯”的神父们、被传得越来越玄乎的预言,以及这反常的天气都给农民们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帕特里特的父亲作为一名有经验的农夫,他却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今年不会有一个好收成。

虽然这很荒谬,但他还是悄悄瞒着妻子带着孩子们将土豆换成了小麦和大麦。

一个星期后帕特里特从镇子里带回了一份报纸,上面说整个欧洲大陆的土豆长势都很喜人,爱尔兰岛也不例外。

实际上英国政府正在极力隐瞒发生在比利时和荷兰的事情,整个瓦隆地区的土豆几乎在一星期之内全部枯死。

而且这种可怕的情况正在不断向欧洲大陆蔓延,法国和德意志部分地区都已经出现了马铃薯晚疫病,西班牙和葡萄牙也没能幸免于难。

但是此时英国政府却对国内封锁了消息,原因无他那就是因为大不列颠岛上也出现了这种如同诅咒一般的病菌。

大不列颠岛上的苏格兰是重灾区,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土豆作物枯死,威尔士和英格兰地区也有大片农田枯死。

而此时爱尔兰岛上还未出现大面积的灾情,只不过与英国本土不同,这里人们的食物主要来源便是土豆,一旦土豆出现问题,那将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在英国政府一篇篇报喜式的公告宣传下,爱尔兰人渐渐沉醉于丰收的幻想之中。

殊不知灾难的脚步从未停歇

爱尔兰南部的乡村之中,詹宁斯一家还是过着忙碌且平静的日子。

斯卡哈总是抱怨父母交给自己的活儿太多了,但是作为家里最大的姑娘不但要在外面干农活,回家还得干家务,以及照看小宝宝。

于是乎她开始幻想自己能变成最小的那个,或者成为一个男孩子。

毕竟帕特里特每天不是四处闲逛,就是参加所谓的“酒会”,只要不错过晚饭时间,父母就会对他极度宽容。

帕特里特还可以往家带朋友,那个怀恩在詹宁斯家里已经吃住好久了,还总是盯着斯卡哈看。

这让她觉得很不爽,因为自己就收养一只流浪猫都不行,而自己的大哥却能养个人在家里。

老实说斯卡哈觉得那些大麦饼和大麦半球味道还不错,毕竟吃了十几年的土豆偶尔换一下口味也可以。

但是这其中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大麦的产量还是太低,恐怕连过冬的口粮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有足够的钱去给老爷们交租子了。

“也许我们可以向教会借些钱来渡过这次危机,毕竟那些神父看起来十分富有且友善。”

斯卡哈如此想着,然后就又听到了帕特里特和怀恩两个人在草垛上光明正大地“密谋”着爱尔兰的未来。

他们打算推翻英国人的统治,然后把那些被流放、被奴役的人们都接回来并且重新给予他们自由。

两人想着在没有英国人的爱尔兰岛上,他们可以肆意地进入农田收割小麦送到磨坊,那个时候有人会替他们免费磨麦子,为他们烤出香甜软糯的白面包。

到那个时候他们可以狠狠地在面包上撒盐、撒糖、撒胡椒!.

只不过这在斯卡哈眼中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毕竟如果没有人去种粮食的话,地里又怎么长出农作物呢?

而且大家都是爱尔兰人,就算是把英国人赶走了,地里种的也该是土豆才对啊。

还有作为一个“资深美食家”,斯卡哈偷过教堂里的盐和胡椒,以及白糖,这三种东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另一方面斯卡哈觉得自己的父母又没有被英国人流放到世界的另一头(澳大利亚),帕特里特完全没必要那么恨英国人,更没必要让自己陷入麻烦之中。

她觉得现在虽然被英国人统治,但是生活也不算太坏。

斯卡哈还是很羡慕帕特里特的,明明比自己年纪还大,但是却不用干多少农活,每天躺在草垛上做白日梦就行,可怜自己还要到处收集稻草以备不时之需。

但有一天帕特里特在和怀恩构思他们宏伟大计的时候被斯卡哈的父亲听到了。

“我不欢迎任何小伙子在我的家里谈论这种非法的言论!”

这是非常严厉的警告,爱尔兰的农民大多数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一旦开始指责那就证明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詹宁斯先生承蒙您这些日子的款待,但您的专制杀不死我的自由!

爱尔兰万岁,即便您拥护英国人的统治,您也是我们解放的对象。为我们的前途欢呼吧!”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怀恩和詹宁斯先生所说的第一句话,他是那么地桀骜不驯而高昂着头离开。

但是詹宁斯先生的目光也很坚定,他并不认为自己做得有错,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

可爱尔兰始终是英国人的土地,而且作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自己必须保护家人免受伤害。

“爸爸,你做了什么!怀恩是个真正的爱尔兰人”

帕特里特话还没说完就被父亲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不许和这种危险人物交往,从今以后酒会也不要再参加了。你已经鬼迷心窍了!知道吗?”

“鬼迷心窍的是你!英国佬的走狗!”

帕特里特说完就要离开,但被父亲一把攥住了手臂。

“走了就别再回来!”

“不回来就不回来!”

帕特里特狠狠地甩开父亲的手大踏步离开,斯卡哈是第一次见到父亲与大哥闹得这般僵想要上前阻止却又突然失去了勇气,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

良久,父亲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就好像灵魂都被抽空一般,斯卡哈想要上前安慰只不过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最终父亲比斯卡哈先一步鼓起了勇气回到田地中继续耕作,就像往常一样清理着田中的杂草,却是格外卖力。

斯卡哈以给米奇和汤米讲十晚故事为交换条件换来了两个小家伙珍藏的大田鼠,她将两只大田鼠和土豆以及碎饼、野菜混成了一锅粥。

当斯卡哈带着热粥来到田里的时候,父亲已经汗流浃背了。当后者看到前者的时候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而斯卡哈却哭了,最终父女两人抱头痛哭.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