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五十七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知树下之弹弓也。

  

墨西哥,圣路易斯城。儩

随着一声震天的巨响,高大的城门轰然破碎。

早已等候多时的何塞·艾普特叛军便鱼贯而入,士兵们兴奋地吼叫着就像是一群正在狩猎的野兽。

城中的军民早已没了斗志,要么跪地祈祷乞求上帝的庇佑,要么干脆像是受惊的野兽一般四处乱窜。

叛军们面对这些待宰羔羊并没有哪怕一丝怜悯,他们烧、杀、抢、掠,人性之恶被肆意放纵。

这座墨西哥第二繁华的都市,华金·德·埃雷拉政权的龙兴之地,此时已经化为人间炼狱。

叛军们挨家挨户搜刮、肃清,无论宅子中的主人是否抵抗,他们都会遭遇相同的命运。

此时此刻能被步枪直接击毙都是一种幸运,城市中正在进行的暴行数不胜数,柏树上挂满形形色色的尸体就好像是“圣诞树”一般。儩

地上被拖出的血迹更是让这个画面变得诡异,就好像邪神的信徒们在举行恐怖的祭祀一般。

躲在房中的人被烧死,躲在井中的人被活埋,被活捉的人将会遭到更为可怕的暴行,被插在木桩上,或是被马匹在道路上拖行,或是被扔进大锅里活活煮死。

女性和孩童的下场则更加凄惨,轮番的暴行之下几乎没有幸存者。

华金·德·埃雷拉被堵在了自己的家中,他的卫队和瑞士佣兵们正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华金·德·埃雷拉此时还在幻想着谈判,毕竟他才是新墨西哥的总统,何塞·艾普特只是他的副手而已。

不过现实是这些叛军根本不在乎他是谁,他们只想要钱和女人。尽管叛军声势浩大,但是却没人想和华金·德·埃雷拉的部队正面作战。

战斗也不激烈,双方在距离几百米的掩体后对射,也没什么重火力,就当时步枪的命中率而言,能打中几乎称得上是奇迹了。儩

何塞·艾普特很快得知了华金·德·埃雷拉府邸久攻不下的消息,后者还活着便是前者的心病,毕竟名义上讲后者才是“总统”。

所以何塞·艾普特便亲自带着军队来逼宫,在督战队的驱赶下,进攻终于有了起色。

“埃雷拉,投降吧!”志得意满的何塞·艾普特便想羞辱一下自己的这个老“朋友”。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给对方一个机会。而华金·德·埃雷拉正是那种善于抓住机会的人。

“休想!何塞·艾普特你这个塔桑·安纳的走狗!”

何塞·艾普特听到这话气笑了,不过他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胡说!明明是不给我们补给,还让我们去送死!你这个骗子!”儩

“我没胡说!墨西哥的兄弟们!你们都被何塞·艾普特这个家伙骗了!他把我给你们的物资都独吞了!”

华金·德·埃雷拉在极短的时间内分析出兵变的原因并将脏水泼到了何塞·艾普特身上,其实这也不难,毕竟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你这个骗子!你还在胡说,继续进攻,我要活捉他,然后把他挂在圣路易斯大教堂的尖顶上!”

何塞·艾普特恼羞成怒的样子,反而显得没有底气。

华金·德·埃雷拉抓住机会又添了一把火。

“现在弃暗投明的就是新墨西哥的功臣能领十个比索!谁要是杀了何塞·艾普特这个叛徒,我就奖励他一百万比索,还让他做新墨西哥的副总统!”

很快何塞·艾普特就从恼羞成怒变成了暴跳如雷。儩

“还等什么!还不给我冲?”

然而他手下的士兵们却产生了迟疑,毕竟强攻是要死人的,而军官们更是发现打死何塞·艾普特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乎便有军官怀着发财梦将枪口对向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好在何塞·艾普特身经百战率先拔枪干掉了那名准备反水的士兵。

然而这一打却让叛军内部陷入了混乱,何塞·艾普特和华金·德·埃雷的拉相互悬赏给这场战斗增添了几分滑稽的色彩。

韦拉克鲁斯港内,美军的物资和新兵正在一船一船运来,温菲尔德·斯科特中将在自己的临时指挥所内过得十分惬意,他完全不在乎约翰·泰勒总统的再三催促。

温菲尔德觉得这场战争已经是稳操胜券了,没有必要继续增加无谓的牺牲。而为了完全占领墨西哥自然是需要让他们自己人先内耗,墨西哥人死得越多也就越容易统治。

除此之外温菲尔德还和负责格兰德河的扎卡里·泰勒不和,他们是竞争对手,所以前者希望自己能成为在此次美墨战争中成为那个一锤定音的人,从而压倒后者。儩

温菲尔德甚至都在规划墨西哥以后什么地方种什么,什么适合做城市、做港口、做...

这时一个传令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报告,司令官阁下。圣路易斯城完了!”

中将看着慌张的士兵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有什么好慌张的?”

“墨西哥人正在朝着我们的方向赶来!”传令兵回答。

温菲尔德摇了摇头,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何塞·艾普特干掉了华金·德·埃雷拉必然是继承他的位置,就需要美国的支持,而温菲尔德早就准备好了接洽事宜和相关人员。儩

“别拿这种事情烦我,除了总统的命令,其他的我一概不想听。”

“是!司令官阁下。”

传令兵走后,温菲尔德便走向棋盘前和自己博弈来打发时间。

被派去与墨西哥军交涉的卡特上校对着自己的部下们说道。

“我们今天的行为将决定北美大陆的最终归属,历史会铭记我们。都打起精神来!让那些墨西哥佬看看什么才是美利坚精神!”

然而远道而来的墨西哥军骑兵似乎并没有要减速的意思,不过卡特上校和他的部下们坚信这只是对方虚张声势而已。

然后这群墨西哥骑兵就从美军身上踏了过去。儩

“吉米将军,刚才那些美国人是怎么回事?他们要投降吗?还是什么特殊的战术?我听说塔塔露部落有一种巫术可以召唤一头叫温迪戈的野兽,好像就需要这样原地站着...”

“我怎么知道?我早就不做美国人了!而且塔塔露部落是加拿大的!别瞎猜了,我们的任务是在总统的大军到来之前,尽可能地破坏美军的部署。”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