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604章 竞争者?

  

第604章竞争者?

维也纳,美泉宫。

弗兰茨的心情很坏,刚刚离开索菲夫人的寝宫。前者刚刚在后者口中得知了,那所谓的竞争者并不是自己的两个兄弟,而是自己的父亲弗兰茨·卡尔大公。

实际上由于古老的萨利克法弗兰茨·卡尔大公才是奥地利帝国皇位的第一继承人,而知道先皇遗诏的人又少之又少。

再加上一个死人的诏书究竟有多大作用还未可知,而且知道先皇遗诏的且有履行其内容能力的人年纪都偏大,卡尔大公和路易大公,以及梅特涅亲王都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

在此时的维也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弗兰茨能很快继位,因为斐迪南一世虽然百病缠身,但是却没有那种致死性疾病,所以再苟活个一二十年不成问题。

历史上斐迪南一世在退位之后还活了27年,直到1875年6月29日才去世。

而弗兰茨的父亲弗兰茨·卡尔大公,则是身体健康的紧,热爱自然,擅长打猎,能夹着一只重达60-70公斤的海豹爬楼梯,身体素质完全可以吊打同龄人。

等这两位去世,怎么说也要将近三十年,到那个时候弗兰茨·约瑟夫是否还活着都不一定,毕竟这个时代可从不缺少意外。

而且维也纳的老家伙们都清楚人是会变的,哪怕是最不懂得变通的约瑟夫二世皇帝,最后还是亲手毁了自己的改革。

三十年的时间足够腐化任何人,哪怕是劳舍尔大主教口中的“天生圣人”。

实际上如果生在一个太平盛世,弗兰茨说不定真的会选择同流合污,毕竟任何变革对于既得利益者都是一个挑战。

而就算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以这次投胎的幸运签也足够应付了。就算是玩得花一点,过分一点也会有人替自己洗地。除非自己作死,否则没人可以把自己怎么样。

只不过现实是1848年整个奥地利帝国就会陷入绝体绝命的大危机之中,一个失误搞不好自己就会像是路易十六那样被人送上断头台,同时还会永远被人钉在耻辱柱上。

所以弗兰茨会在1848年成为奥地利帝国的皇帝,同时也会向旧时代宣战,一切阻挡他的人都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实际上除了弗兰茨·卡尔大公之外,那些人还隐隐地向索菲夫人透露。

“我们不愿意见到曾经发生在俄国的事情,在奥地利发生。”

那些人的意思就是他们也可以选择扶安娜皇后上位,哈布斯堡家族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还好索菲夫人不是一个会轻易受人威胁的人,说这句话的先生此时已经被罚在多瑙河底思过了。

之后的调查结果是名单上的261人中只有252人得到了惩罚,还有9人下落不明,或者是莫名其妙的自裁且尸体无法辨认。

刚好弗兰茨也不是一个喜欢被人威胁的人,更不是一个喜欢被欺骗的人。

于是乎便有好几伙暴徒在夜间闯入了几位官员家中行凶,更是有一个经营了数百年的世家连同宅邸一起被炸上了天。

此外奥地利帝国境内也发生了数起“意外”,有的人是被马车撞死,有的人是不幸落入猪圈被猪屎活活淹死,有的人则是坐火车时将头探出窗外不幸被迎面驶来的另一辆火车磨成了碎片。

还有一位在前往美国的轮船上不幸落水,结果被船尾处的螺旋桨卷入进而遇难。

而发生意外的人刚好是那些名单上已经失踪或已经死亡的人员,就连警察和法官也只能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老天有眼)。

虽然最近维也纳不太平,但是却没有什么平民伤亡。不过不管怎么样维也纳的警察局长都难辞其咎,老局长不得不提前退休。

只不过在这位老局长准备乘坐马车离开这座城市时与一辆满载着原木的马车相撞,大量的原木将前者埋在了里面。

离奇的事情直到一个月之后才平息,而六名参与在维也纳制造一系列恐怖事件的元凶也在那一天得到了正法。

说来也奇怪,从那天之后维也纳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美泉宫中,海豹们无聊地嗮着太阳,偶尔会拍一拍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大海雀们发出难听的叫声。

至于安娜皇后此时正在霍夫堡宫的宅子里瑟瑟发抖,她不清楚那些人为什么要找上自己,但是她很清楚只要她有任何越矩的行为就有可能被炸得四分五裂或是死于某种意外。

除此之外大约有150名警察、50名宪兵,以及150名中央银行守备因渎职罪被发配到加利福尼亚的矿坑中服役。

弗兰茨很同情这些人,但是并不会放过他们。当军人、警察助纣为虐时他们已经和凶手没有区别了。

德意志地区对维也纳的风向很敏感,他们很清楚未来奥地利将会出现一个强势的君主。

不过那怎么也要等到二十年之后,所以他们这一代人完全不用担心。

由于和奥地利帝国直接接壤,德意志关税同盟对于萨克森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地促进作用。

虽然他们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战胜强大的奥地利和普鲁士的,但是这不妨碍这些人造奇观。

有了钱的萨克森人除了打算新修一座尖顶大教堂之外,他们还打算把德累斯顿皇宫翻修一遍。

除此之外国王腓特烈·奥古斯特二世还发现了另一种可以让自己不朽的方法,那就是创造伟大的音乐。

只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德累斯顿的吸引力和维也纳没法比,如果想在这方面压奥地利一头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至于柏林那种艺术沙漠根本就不需要压,然后腓特烈·奥古斯特二世又发现了新的目标。

那就是创造世界上最好的乐器,而他认为钢琴是其中最重要的。

然而德意志地区有很多人都有和腓特烈·奥古斯特二世差不多的想法,实际上由于德意志关税同盟带动了德意志地区的经济发展,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追求精神上的享受。

历史上在1850年前后德意志地区出现了大量钢琴厂,并且一举奠定了后世世界第一高端钢琴生产国的地位。

只不过面对德意志地区轰轰烈烈的造琴运动,弗兰茨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毕竟钢琴这种东西他仅仅是在学校中摸过,对于其中构造、关窍一概不知。

不过奥地利倒是蛮盛产钢琴家的.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