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六十九章 甩包袱

  

另一面阿佳妮似乎和丝内卡公主很投缘,不过弗兰茨可不想把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留在美泉宫里,同时也是为了避嫌。

侄子和叔母,以及一群怀孕的侍女,他不知道这种事情久了会传成什么样子。

其实弗兰茨有一件事搞不明白,他不知道为什么卡尔大公家族在维也纳有那么多产业非得送到美泉宫来干嘛?

于是乎弗兰茨便乘车带着丝内卡公主和她的十八位侍女一同来到了维也纳的阿布雷契宫。

“这马车好舒服...”丝内卡公主其实本来并不想乘坐马车的,因为这个时代的马车实在和舒服扯不上关系。

而且阿曼帝国几乎就没人坐马车,绝大多数贵族和商人都是骑骆驼和马匹的。

不过丝内卡公主正是那阿曼帝国中少数做过马车的人之一,那是英国大使为赛义德生日的献礼,只不过由于阿曼的道路问题以及英国马车的设计问题,那并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所以当弗兰茨提出要离开皇宫时,丝内卡希望可以骑马或者骆驼之类的交通工具。

只不过由于文化传统的差异,弗兰茨无法允许对方的要求,不过他向丝内卡公主保证,这应该是全奥地利帝国最好的马车了。

然后后者就看到了一辆装饰豪华的超长马车,其实弗兰茨是觉得六匹马的运力拉常规马车有点浪费,便特制了一辆。

在弗兰茨·卡尔大公遇袭之后,弗兰茨又造了好几辆。

马车车厢是按照公共马车的规格设计的,所以马车内同时坐五个人也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车内的五个人分别是弗兰茨、阿佳妮、神乐、丝内卡、以及她的一名侍女,至于波尔多上校则是正骑着马向弗兰茨敬礼。

弗兰茨拉下窗帘,对丝内卡说道:“谢谢您的赞美。”

丝内卡公主:“这并不是奉承而是真心话。我还是第一次坐不那么颠簸的马车。”

毕竟有橡胶轮胎,还有减震器自然不会像是传统马车那样颠簸。

这个时代所谓的减震器其实就是几个大弹黄和一些简单的机械装置,更多的被人认为是一种奢侈的享乐工具。

“您觉得这个国家怎么样?”弗兰茨微笑着说道。

“非常美,也非常奇特。”丝内卡公主不假思索地回答。

“为什么这样觉得?”

“我刚刚下船的时候,登上了一条黑色巨蛇,然后只用了一天我就到了这里。”看来火车给丝内卡公主的震撼确实不小。

弗兰茨:“那是火车,如果您需要,我们也可以在阿曼的国土上修铁路,到时候交通就方便多了。无论是货物,还是人员都能够更快速的流通。

如果能将铁路从奥地利修到阿曼,那么您回家探亲就只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便能到家。”

丝内卡十分惊讶可是却感不到一丝兴奋,反而是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只好用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您真幽默。”

“我没开玩笑,我只是希望您能为两国带来和平。还有我会为您聘请专门的教师教授您语言、礼节等相关知识。”

弗兰茨态度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刚刚收到了一份来自坦桑尼亚的情报。

“需要咖啡和茶吗?我们这里刚刚烘焙的蛋糕,有人想来一点吗?”阿佳妮看出了局面的尴尬,这个时候就该她登场了。

“请给我一杯咖啡不要加糖谢谢。”弗兰茨自然就坡下驴,毕竟眼前这位公主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自己的叔母了。

“我要茶,谢谢。”丝内卡公主之后接过茶杯喝了一口便开始称赞起茶叶来,然后便称赞起阿佳妮的美貌,也想将刚才的话题停止。

阿布雷契宫是卡尔大公家族的冬宫,不过由于卡尔大公不在家,卡罗丽娜并没有离开维也纳。

自从1837年尹莎贝拉女大公出嫁之后,卡罗丽娜就很无聊,父亲整天不知道忙些什么,三个哥哥也是常年不在家,幼弟同样是想做一名军人而去了黑森求学。

听说弗兰茨来的时候,卡罗丽娜本来是很开心的。只不过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之后就都起了嘴。

“怎么全是女的!?”

“这要问你三哥。”弗兰茨回答。

“弗里德里希?他就出了一趟海,这..都是他干的?”卡罗丽娜看着后面一群挺着肚子的异国女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上帝请宽恕他的罪孽吧。”卡罗丽娜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突然对于自己三哥的不靠谱又有了新的认识,他出海就去干这个了?还这么多,还这么..深入...

女大公已经十九岁了要说完全不懂这种事情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个时代对于男女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

男人提倡晚婚,甚至在这个平均年龄34的时代,五十几岁再续弦也被认为是正常的。

比如神圣罗马帝国的末代皇帝便结了四次婚,甚至在四十八岁的时候又娶了索菲夫人的姐姐。

前文提到过的约翰·泰勒甚至五十四岁时又娶了一个比他最小的孩子还小的娇妻过门。

而对于女人的要求则是完全相反,出嫁最好的年龄是在十六岁之前,而一旦超过二十岁便是老姑娘了。

此时弗兰茨的咕咕卡罗丽娜女大公刚好十九岁,不过好在家里足够有钱,并不会将她送去修道院或者精神病院之类的地方。

实际上此时的大贵族都会聘请专人教授保健知识...

书归正传。

弗兰茨:“那怎么可能!是他手下那群士兵干的。”

卡罗丽娜:“听上去更恶心了...”

阿佳妮捂脸,然后上前一步说道:“这些姑娘都是可怜人,她们都是侍奉公主的仆人。在来的路上发生了一些不幸。顺便说一句您的哥哥就要和这位公主殿下结婚了。”

卡罗丽娜:“和公主结婚?”

弗兰茨指了指丝内卡公主,后者立刻双手交于胸前行礼。

“我的父亲已经将我当做礼物送给了弗里德里希大公...”

“礼物!”卡罗丽娜立刻炸了毛,她很难相信居然还有这样的父亲,将自己的女儿当成礼物送给别人。

不过一想到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公主殿下就要做自己的嫂子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弗兰茨:“礼物是东方的说法,其实应该算是联姻。就像我们一样每个人都有义务。”

这下卡罗丽娜似乎理解,毕竟哈布斯堡家族历史上的联姻次数非常多。

“这位是丝内卡公主,阿曼帝国赛义德大帝的第十三个女儿。”

“这位是卡罗丽娜女大公,我的姑姑,也是弗里德里希的妹妹。”

弗兰茨介绍道。

卡罗丽娜立刻拎起裙角行了个礼。

“您好,丝内卡公主。您好漂亮,快来屋里坐....”

两位公主殿下欢快地跑了起来,弗兰茨和阿布雷契宫的管家交代了一些事情便离开了。

弗兰茨觉得把丝内卡交给卡罗丽娜应该算是对弗里德里希有个交代了,殊不知这个决定会在日后给他带来多少麻烦。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