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三十五章 未来之种(为烟火道梵和过生日的神州布武天下封刀加更)

  

维也纳,美泉宫。

弗兰茨正躺在塔莉娅的大腿上,听她读报纸。

美国土地的价格逐渐离谱,这在弗兰茨的意料之中。

只不过让弗兰茨始料未及的是,这股土地热从美国东海岸逐渐向着西部发展。

这可让弗兰茨有些手忙脚乱,因为在弗兰茨的计划中,美国这头猪可以割好几茬。

此时美国政府每一块出售的土地,全部是溢价,即便如此,买家也会在几天之内就赚的盆满钵满。

好在美国驱逐印第安人的战争,阻止了地产狂潮向西部的蔓延。

要不然弗兰茨都要考虑,是不是要提前十几年去购买西部的土地了。

英国的小麦超级大丰收,这导致英国到处倾销小麦,让小麦的价格暴跌了40%。

奥地利的小麦也丰收了,还好有德意志关税同盟和意大利可以倾销,而匈牙利方面就愁云惨淡了。

匈牙利的小麦一下子失去了市场,这也导致大量的地主改种其他作物以填补亏空,这个恶果将在数年后显现。

以塞切尼为代表的帝国派占据了上风,历史上匈牙利的王国派一直占据上风。

但是由于埃尔特哈齐亲王的突然失势,再加上奥地利成功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让原本的王国派的力量遭到严重损失的同时又加强了帝国派的力量。

帝国派:即支持奥地利统治匈牙利,希望奥地利和匈牙利完全融合,认为匈牙利离开奥地利等于自取灭亡,维护自身权益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帝国看到匈牙利的价值。

这些人多半属于匈牙利的新兴贵族和资本家,以及长期生活在奥地利且认同奥地利文化的大贵族。

王国派:即要求自治,一切以匈牙利利益为先,希望重建匈牙利王国,并与奥地利划清界限。

这些人认为奥地利人是强盗,夺走了他们的财产和王国。匈牙利人的权力必须掌握在匈牙利人手中,匈牙利人不该替奥地利或是哈布斯堡家族卖命,应该让奥地利和哈布斯堡家族偿还他们所欠匈牙利的债务。

这些人一部分是传统的土地贵族,手中掌握着大量土地,其中很多人都生活在维也纳和巴黎。

他们在匈牙利有自己的领地,可以控制税收、司法、甚至组织军队。这些大贵族反对奥地利,更多的只是为了攫取更多利益。

而王国派最主要的支持者是所谓的“单衣贵族”,“单衣贵族”指除了一个贵族身份穷得只有一件衣服穿了。

这些人极度贫穷,迫切希望改变现状,想要通过暴力夺取政权来实现阶级跃迁。

奥地利探险家科斯塔将组织队伍前往亚马逊热带雨林探险,寻找隐匿在雨林深处的神秘王国,现寻慈善家赞助,利益分配可以详谈。

这条消息引起了弗兰茨的注意,弗兰茨在乎的倒不是什么热带雨林里的神秘王国。

据弗兰茨所知里面只有一些土著部落,更没有什么财宝。

弗兰茨要的是一种植物的种子,将来会改变世界的种子。

“塔莉娅,能联系到这位探险家吗?”

“传说都是骗人的,如果你钱多到没出花,可以考虑改善下伙食。”塔莉娅低头看向弗兰茨说道。

“我不是想要什么财宝,我想要一种植物的种子。”

“植物?皇家温室里什么植物没有,你说的能吃吗?”塔莉娅问道。

“咳咳,不能。但是据说那是一种会流泪的植物,你不想看看吗?”弗兰茨尝试引起塔莉娅的兴趣。

“会流泪的植物,不会影响人的心情吗?一听就知道是一种悲伤的植物,又不能吃。”塔莉娅吐槽道。

“你没听说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吗?”弗兰茨说道。

“弗兰茨大公,你说错了,是不能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塔莉娅说道。

“现在我见不到那会流泪的植物,我就很痛苦。我要是很痛苦,就想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弗兰茨边说边掐了塔莉娅的大腿一下。

塔莉娅吃痛求饶。

“那好吧,你说服我了。现在能告诉我,你要那些橡胶种子做什么了吗?如果你喜欢玩台球,还是象牙的好一些,橡胶做出来的太软。”

弗兰茨对台球有着不好的回忆,由于个子太矮,不得不被人抱着玩。

被人当抱枕,一点自主权都没有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真腊,磅逊。

到达磅逊的安布罗修斯觉得自己被骗了,这里哪里是什么港口,明明就是一个渔村。

周围的真腊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安布罗修斯一行人。

这些当地人的祖先本不是渔民,而是老实的庄稼汉,但是越南、暹罗接连入寇,导致田地荒芜,民不聊生。

真腊官府武力抵抗越南和暹罗入侵,反而和土匪恶霸勾结,变本加厉盘剥百姓。

他们的祖先为了活命,跑到这个无人居住的海滩做了渔民。

官金潘官威还是有的,当即喝令一声,将当地的小官吓得坐在了地上。

“这里以后就归安千户统领,你不要多事,小心丢了脑袋。”

那当地官员还是第一次见到二品大元,又听说那五品千户姓安,自然而然和国姓联系在一起了。

至于者皇亲国戚,为啥要来这穷乡僻壤。小官一琢磨,很容易得出结论,这国姓爷长得如此怪莫怪样,怕是被从金边赶出来的。

这下小官想通了,立刻闭了嘴,反正他这地方也没几个人,这位安千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虽然安布罗修斯不满,但是这些天主教的神父们却是极为高兴,他们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有一个立足之地,这可是教会在东南亚的一大步啊。

要知道,这里法国人来过,西班牙人来过,荷兰人也来过,但是他们别说据点,就是连个教堂都没留下。

而且奥地利帝国一旦在此建立港口,那么他们就能安心在真腊传教了。

这些天主教的教士,一路上已经把磅逊的事情说给自己的同袍们,相信很快真腊境内的天主教徒们就会来磅逊安家。

安布罗修斯带来的两位军官也十分开心,毕竟这也算是一块小小的殖民地呀,他们也许会被载入史册,作为奥地利帝国史上的第一批殖民者。

只有外交官扎克尔忧心仲仲,因为他清楚奥地利此时既无在东南亚扩张的计划,也无扩张的实力。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