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757章 新旧的碰撞(下)

  

第757章新旧的碰撞(下)

比起被对方挨个点名,还不如拼一把呢。

阁楼之上,拉克希米·葩依都看出了问题。

“怎么这么远就冲锋了?等面对面的时候已经没力气了吧?”

她在皇宫之中接受的是奥地利正统的军事教育,所以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犯了忌讳。

因为奥地利军队操典规定,哪怕是骑兵也要等到150米的距离才能发起冲锋。

而步兵通常来说发起冲锋的距离不该超过60米,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冲击力和士兵在短兵相接之后的战斗力。

不过弗兰茨却觉得对方的指挥官很聪明。

“确实,这么远发起冲锋确实有些违背常识。但他们此时面对的对手也没法用过去的常识来判断,我倒是觉得对方指挥官的临机应变能力值得夸奖。”

“这有什么?等一会跑没力气了,不还是要被追着打?”

“没错,但不冲锋,他们很快就会垮掉。殊死一搏至少还保留了希望。”

弗兰茨虽然这样说,但他很清楚,即将发生的事情。

另一面的小山包上,斯泰因伯爵选择了直接开香槟。

“大公阁下,没什么好看的了,已经结束了,波兰人太蠢了!被几个散兵一撩就上头了,他们根本不配做我们的对手。”

“不,我倒是觉得这帮人有点意思,虽然也改变不了什么就是了。”阿尔布雷希特反而是来了兴致,叫来骑兵军官。

“你们一会抓俘虏的时候记得把他们的指挥官带回来。”

“是!大公阁下。”

波兰复国军的本阵里则是乱成了一团,因为这次冲锋并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提索夫斯基和邓波夫斯基将贝姆留在克拉科夫,所以现在只能靠他们两个拿主意了,而这两位显然不是军事天才。

好在波兰有军事民主传统,所以在一群普属波兰军官的建议下他们采用了横队战术。

按照计划横队需要在正面吸引火力,然后用杀手锏出其不意一举拿下对手。

然而此时这波冲锋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快让他们撤回来!”

传令兵应声道:“是。”

此时提索夫斯基和邓波夫斯基还不知道他们下了一道多蠢的命令。

战场之上波兰复国军的士兵正在向着坞堡的方向狂奔,而城垛之后的奥地利士兵却是在冷笑。

他们不知道对方是哪里来的勇气,但战场上没有什么同情可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波兰复国军士兵的杀声震天,甚至都掩盖了坞堡方向传来的枪声。然而彭斯·波克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阵亡的军官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混乱。

不过好在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只要一鼓作气冲破这种只有一米五高的老式围墙还不成问题。

而一旦陷入白刃战,那么拼的就是勇气和耐力了。按照波兰人给的情报,对方只有400民兵加上300骑兵,己方的优势还是很大的。

尽管胜利在望,但他却没来由地有些担心,因为对方的枪声虽然稀疏却并不散乱,而且命中率高得吓人。

“难道是精锐?”

彭斯·波克这么想着,突然密集的枪声响起,最前排的士兵齐刷刷地倒下立刻就有波兰复国军的士兵吓得趴伏在地。

“起来!趁他们上子弹一口气冲过去!”

彭斯·波克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因为突然多出来这么多把枪,不过这还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如果说防守方不搞点埋伏,那还不如趁早投降算了,因为指挥官根本就不合格。

可波兰复国军的士兵刚爬起来,第二轮弹幕就打过来了。这些子弹不但密集,而且准。

“该死!是线膛枪!”一名手臂受伤的波兰军官倒地大骂。

“起来!继续冲!”

只是刚过了几秒钟,又一轮弹雨倾泻而下,波兰复国军的士兵成片倒下。

“该死!是三段击!”

彭斯·波克伏在一具尸体后面,但是子弹却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尸体,并且打穿了他的肩膀。

这便是米涅弹的威力,理论上讲铅弹也能击穿两人。

但现实是战争受各种条件影响,通常在击穿第一个人之后球型铅弹就会严重变形,甚至破碎。

不过这主要还得看口径,用专门打板甲骑士的大口径火枪,别说打穿两个人,打穿三个也不在话下,但只论穿透力球型铅弹还是要远逊于米涅弹。

“站起来!三段击已经结束了!趁现在.”

彭斯·波克的话还没说完,坞堡上再次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看着单方面的屠杀,拉克希米·葩依和米娅·阿蒂业斯都有些不忍。

“这就是战争,血腥和残酷才是常态,鲜花、荣誉、掌声更多是一种浪漫主义的美化。”

“请恕我失陪”米娅·阿蒂业斯连忙离开座位躲进卫生间中呕吐起来。

“这他们怎么才能赢?”拉克希米·葩依仿佛看到了此时正发生在印度次大陆上的事情。

不过她显然是想多了,驻印英军显然达不到那个水平。其实此时成规模装备后装枪的部队只存在于奥地利和普鲁士。

“扬长避短,至少不能选择主动在正面作战。你之前提到过的游击战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战略,一步走错今天的画面就会重演。”

拉克希米·葩依对弗兰茨的话有些摸不到头脑,但是前者知道一点,至少在面对奥地利军队的时候不该选择正面出击,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另一边的小山包上,已经有些微醺的斯泰因伯爵看着波兰人被直接压制在了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动弹不得便嗤笑道。

“真是一群胆小鬼,既然不敢冲,为什么不跑呢?”

周围的军校生也都跟着哄笑起来,他们只是觉得能生在胜者一方真是太好了。

阿尔布雷希特则是对帝国军队的未来表示担忧,这么一群人居然没有一个能看出一点门道的人。

“都已经十九世纪了,居然还有一群唯士气论的家伙。战争在你们眼里就是儿戏吗?看不到武器和战法的变化吗?”

没人回答阿尔布雷希特,因为这群人根本听不懂。他们非但没有任何耻辱感,反而是拍起了大公的马屁。

“不愧是您,我们真的比不了。”

“有您在,我们奥地利帝国必将百战百胜!”

“是啊!是啊!司令官阁下万岁!奥地利万岁!哈布斯堡家族万岁!”

“简直是对牛弹琴!”

阿尔布雷希特愤而离席。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