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二十六章 意外(上)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维也纳,御前会议。

由于斐迪南一世皇帝无法参加,权利只能由摄政议会代行,实际上就算斐迪南一世在场,他的命令也需要摄政议会签字才能生效。

“拉图尔伯爵,我想您应该可以将在特兰西瓦尼亚的临时驻军撤回他们原来的驻扎地了。”科罗拉夫伯爵并没有忘记对帕麦斯顿的承诺,毕竟诚实守信可是一个贵族应有的高贵品质。

布达佩斯的流血事件让图拉尔伯爵感到振奋,只是遗憾奥地利的军方没有直接参与。

匈牙利事件结束之后,在特兰西瓦尼亚驻军也没了理由,至于山对面的俄国人和奥斯曼人,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target="_blank">>

毕竟特兰西瓦尼亚不是罗马,俄国也不是迦太基,他们更没有汉尼拔一般的将领,即使有,奇袭特兰西瓦尼亚的意义何在?

等着被奥地利帝国的军队瓮中捉鳖吗?毕竟翻过来容易,想再翻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对于军方抢占多瑙河两公国的建议,遭到梅特涅伯爵和科罗拉夫伯爵的强烈否定,两者都认为军方的行为无异于自取灭亡。

而且喀尔巴阡山脉的对面,俄国和奥斯曼人的军队已经枕戈待旦,继续在这里屯兵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匈牙利的局面已经稳定,军方同意撤军。但我想提醒诸位,此时的奥斯曼是几百年来最虚弱的时刻,现在正是打倒它的好时机。野蛮的俄国人,一旦继承了奥斯曼的遗产,将严重威胁帝国的东疆。”

科罗拉夫伯爵觉得强大的俄国是一件好事,毕竟只有在强大的威胁之下,德意志邦联中那些弱小的诸侯国才能看清这个世界,只有奥地利才能保护德意志。

梅特涅亲王则是觉得要保持奥地利帝国的列强地位,联合俄国是必须要做的事,再说俄国想要吞下奥斯曼的遗产并不容易。

而奥地利和俄国之间有大量山川河流阻隔,只要占领了几个关键的要塞,就能阻止俄国的西进。

再说按照彼得遗诏的指示,俄国人在获得温暖的出海口之后,应该去和英国争夺印度才是。到时候奥地利帝国就能腾出手,全力对付法国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拿下塞尔维亚,解决奥地利的后顾之忧,全力消化意大利。

“图拉尔伯爵,我想您可以将军队撤到诺德萨维,毕竟那个要塞年久失修,也是时候需要人打理一下了。”

耿直的图拉尔伯爵并没有听出梅特涅伯爵话中的意思,嚷道。

“首相大人,我的士兵不是装修工人。您要修缮要塞,应该找维修工人,而不是军队。”

科罗拉夫伯爵对于这种鸡同鸭讲已经习惯了,于是换了个说法道。

“图拉尔伯爵,首相大人是希望你可以将军队驻扎在诺德萨维,以防止奥斯曼人在边境制造摩擦。”

“他们敢!该死的异教徒!别看他们有35万军队,我们奥地利帝国只需要30万军队就能光复君士坦丁堡!”图拉尔伯爵的情绪立刻高涨起来,只要是打奥斯曼人的行动,他都支持。

梅特涅主张驻兵诺德萨维,并不是要直接攻打塞尔维亚,而是为了让俄国主动找自己谈判,同时屯兵诺德萨维也有伺机而动的意思,一旦战争的规模扩大,超出各方的预期,那奥地利就可以随便找个理由进攻塞尔维亚。

“各位先生们,虽然意大利有些邦国是皇室成员在统治,但是他们的扩张已经影响到了奥地利帝国的利益。尤其是玛丽莎女公爵,她以帝国的名义大量举债,并且公然侵吞国家财产...”

梅特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科罗拉夫伯爵打断。

“女公爵为这个帝国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我们无法再苛责她了。我建议严惩奥克尔男爵和那些蛊惑女公爵的帕尔马官员,从奥地利帝国再挑选一批诚实可靠的人送去帕尔马,同时划清债务关系。”

科罗拉夫伯爵的话得到了两位皇室大公的肯定,当然他们只是点点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举动。

然而此时玛丽莎女公爵,在梅特涅的眼中早已失去了价值,现在她已经成了奥地利帝国统治中意大利的障碍。

中意大利的那些小邦国,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价值,现在奥地利帝国需要将中意大利整合进北意大利才能发挥其最大价值。

虽然这些小国并没有什么实力来抗衡强大的奥地利,但是这些小国的统治者都和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做得太激进势必会引起皇室的不满,摄政议会更不会让那种命令通过。

为此梅特涅亲王不得不想办法,向摄政议会证明,中意大利零散的现状已经不符合帝国的利益了。

其实,这也是在为弗兰茨大公上课时他提到的。

梅特涅亲王盛赞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是弗朗茨二世皇帝一生最伟大的决定。

弗兰茨大公则提出,奥地利为什么不能再组建一个意大利关税同盟?

“弗兰茨大公,您很聪明。但是想想您的爷爷伟大的弗朗茨二世皇帝为什么不这样做?”

梅特涅亲王自问自答地说道。

“国家间的政治并不是孤立的,数百年来与奥地利帝国争夺意大利的法国,并没有放弃对意大利的野心,来自法国的波旁王朝甚至正在统治意大利南端的土地,而撒丁王国也依附在法国的身旁。

英国人更不会希望有一个强国独霸意大利,这样会破坏他们所谓的均势。”

梅特涅亲王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让我们来看看,您爷爷是怎么做的。奥地利帝国对中意大利邦国,开放了三座港口,以及六座城镇,允许中意大利邦国到奥地利自由贸易,并且只收取象征性的关税。同时,计划修建一条连通整个中意大利的铁路。”

弗兰茨拿出了厚厚一叠文件,放在桌子上。

“可结果呢?这种单方面的朝贡贸易,对奥地利帝国有什么好处?贸易逆差的同时贸易额不到德意志关税同盟的3%,对收税的贡献几乎没有。

中意大利邦国赚到的钱,都流进了这帮贪官污吏手中,他们用这些去买法国货和英国货,最后反而是便宜了我们的敌人。

五年了,奥地利帝国建成了无数铁路,然而中意大利铁路依然只存在于草图之上。如此低下的效率,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