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63129986

首頁 军事‧历史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第684章 谈钱

  

第684章谈钱

俄国的犹太人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实际上俄国的犹太人族群和他们在欧洲大陆的亲戚有很大不同,这些人主要是以务农为生的,并不是通常人们想象中的银行家和商人。

在俄国人中犹太人饮酒量算是少的,这并不是说犹太人不饮酒,而是相对其他俄国人要少。

当面对霍乱之灾时俄国和英、法的情况也差不多,圣彼得堡和莫斯科随处可见倒毙的尸体。

困扰沙皇多年的难民和流浪汉问题,在短短几周之内就得到了极大地缓解。

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无人认领的尸体和因为需要火化尸体而飞速上涨的燃料费用。

圣彼得堡皇宫。

尼古拉一世焦急地踱着步,他正在等待新任高加索总督约西亚·巴里亚琼斯伯爵的报告。

在沙皇尼古拉一世看来袭杀穷人的瘟疫不值一提,战争的胜利才是扭转局势的关键。

幽深的回廊传来皮鞋落地的清脆脚步声,一个年轻军官穿着齐整的制服正大踏步走向沙皇所在的议事厅。

年轻军官的面容冷峻,眼神坚定,身上有着一股军人特有的金戈肃杀之气。

倘若此人出现在欧洲任何名流的舞会或者沙龙之中一定会成为焦点般的存在,那种气质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对其肃然起敬。

然而棱角分明的耳廓上明显缺了一块,下巴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疤,以及磨损严重的皮靴无不诉说着战争的残酷。

大门被缓缓推开,沙皇终于停下了脚步,注视着走进来的年轻人。

那种上位者长年累月积攒的威压扑面而来,再加上那骇人的身高,即便是冷硬如钢铁的军人也不禁为之一颤。

但那年轻军官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他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子便开始向沙皇报告这次战争结果和过程,以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

起初沙皇只是静静地听着,但是很快便眉头紧锁。

直到听到那句“约西亚·巴里亚琼斯伯爵已经击退了车臣人的进攻,南俄草原安全了。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构筑防线,以防敌军再次进攻..”

“该死的懦夫!我给了他二十万军队是伊玛目·沙米尔的十倍!结果居然只是打退了敌人就沾沾自喜!我要的是胜利!是赶尽杀绝!”

沙皇尼古拉一世歇斯底里地咆哮道,约西亚·巴里亚琼斯伯爵的进展远远低于前者的预期。

然而作为高加索战争的亲历者,年轻的康斯奎特·洛别左夫知道这场胜利是有多么来之不易。

伊玛目汗国兵力虽然不多,但是所在的高加索地区十分辽阔且地形复杂。俄军的兵力虽然是对方的十倍,但是对地形不熟,再加上当地人的敌视,反倒是己方经常在局部战场上处于劣势。

同时伊玛目汗国的军队悍不畏死,伊玛目·沙米尔本人也是个出色的战略家,约西亚·巴里亚琼斯伯爵能将其击退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巴里亚琼斯元帅和我们已经尽力了”

康斯奎特·洛别左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尼古拉一世粗暴地打断。

“够了!我不想听失败者的借口,告诉约西亚·巴里亚琼斯他可以回家抱孩子去了。伊凡·费奥多罗维奇·帕斯凯维奇将取代他的位置。”

伊凡·费奥多罗维奇·帕斯凯维奇,是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密友,俄国最功勋卓著的将军之一,曾经参加过拿破仑战争,扑灭十二月党人的叛乱,镇压波兰起义的功臣,又被称为“华沙亲王”,“黑夜”。

年轻的军官愤怒、不甘,但是他又不敢忤逆沙皇的意思。

尼古拉一世注意到了年轻人的表情,他的心情非常差,在其计划中本该在1846年之前将伊玛目汗国彻底消灭的。

“你下去吧,好好休息。”沙皇的语气冷淡,年轻的康斯奎特攥紧了拳头,立正,行礼,转身离开。

首相伊拉里昂·瓦西里耶维奇·瓦西里奇科夫虽然是俄国的文官之首,但是由于文官本身就不遭尼古拉一世待见,所以他的地位也不高。

但是作为首相伊拉里昂有些话不得不说。

“尊敬的沙皇陛下,您已经一连换了三位主帅了这样恐怕对于军队的士气”

“你懂什么?你上过战场吗?还是读过军校?”

首相伊拉里昂一时语塞,尼古拉一世的鄙夷之情更甚继续说道。

“伱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头论足?打仗是军人的事情,文官就该做好自己的工作!”

陆军元帅缅因科夫亲王:“陛下,战争已经进行得太久了。我们需要尽快结束这场代价高昂的战争,我提议再增兵十万。”

尼古拉一世赞许地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一旁的首相伊拉里昂,不过后者显然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合时宜地说道。

“陛下,我们已经没有钱了!再加派十万大军,那补给就会将我们的国家压垮!”

“没有钱就去借啊!你这该死的家伙,难道一点脑子都没有吗?”

尼古拉一世显然更加生气了,他本就看不起这些耍嘴皮子的家伙,首相伊拉里昂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他更加不喜。

“陛下,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以继续借钱了。”首相伊拉里昂十分委屈地说道。

“蠢货!怎么借钱难道还要我教你吗?先签约把钱借来,然后再扩大生产,多么简单。”

实际上这是弗兰茨教给尼古拉一世的,虽然十分原始,但是十分有效。不过只对俄国这种拥有广阔土地和丰富人力的国家有效。

这个方法之前确实好用,俄国的三家大型兵工厂就都是这样建起来的。这三家工厂分别是伊夫热斯克兵工厂、谢特洛列茨克兵工厂和图拉兵工厂都在俄国腹地。

前文讲过这里就不过多赘述了,年产量10万支步枪和15000把长剑还有一百万发子弹以及一百门大炮。

不过随着俄奥关系出现裂痕,弗兰茨不会再心慈手软了。俄国政府再来借钱就不可以直接用期货做抵押了,哪怕是用期货做抵押价格也会被压到相当低的程度。

当然明面上并不会这样说,而是对俄国经济的未来持怀疑态度,毕竟此时的伊玛目汗国正是在高加索地区和黑海附近活动。

同时奥地利帝国的商船已经被“打劫”过一次,俄国方面至今还未作出赔偿。

本来俄国与奥地利之间的贸易就是其最大外快来源,结果由于前者在两者关系上制造了裂痕,后者便也开始对贸易品挑三拣四。

首相伊拉里昂也曾经试图找过接盘侠,但是俄国的盘子太大没人能接得住,而且信誉也太差更没人敢接。

“奥地利人说他们周转不利也没有钱,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首相伊拉里昂有些无奈地说道,如果沙皇没有突然去访问英国,现在他们还是可以躺着赚钱的。

尼古拉一世并不是白痴,他知道最近发生的种种都是奥地利方面的报复,但和英国瓜分世界是他的梦想。

同时要完成罗曼诺夫王朝的光荣与梦想,他也只能牺牲掉奥地利帝国这个盟友了。

“那么英法呢?”

“英法的民间银行看到奥地利人都撤资了,他们就更没信心了都有样学样,条件比奥地利人还苛刻。”

虽然俄国一直在封锁国内发生叛乱的消息,但是列强们都在圣彼得堡有自己的眼线,此外弗兰茨还可以借助各国的报纸散布这些消息。

所以此时俄国的情况让各国的民间商人根本就没有信心,同时也没有胆量去和其做生意。

“那国家银行呢?”尼古拉一世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实际上他也十分厌烦商人,在其眼中那些人既没有道德底线,又没有胆量。

“英国人宣称只有我们废除了和奥斯曼帝国签订的《温卡尔-伊斯凯莱西条约》,才会考虑和我们谈生意”

气得尼古拉一世险些当场砸桌子,只不过他身边并没有桌子可以让他砸。

“该死的英国佬!我明明坦诚相待,他们居然还想空手套白狼!”

这么明显的外交辞令上的错误自然不可能出自老谋深算的英国外交部之手,实际上其原话是:

“只要俄国废除了和奥斯曼帝国签订的《温卡尔-伊斯凯莱西条约》,我们就会向他们放款。”

虽然同样是陷阱,但是弗兰茨不太清楚尼古拉一世和俄国那茫茫多的亲英派会不会上当,毕竟历史上他们就信了英国人的鬼话,结果差点把自己玩死。

所以弗兰茨并不想冒这个风险,于是乎便对一些俄国官员进行了贿赂,将只要,就;换成了只有,才。

要是如此明显的坑,俄国人都往里面跳,那弗兰茨只能改变策略,换个盟友,或者让俄国换个主人。

法国无论是路易·菲利普,还是关在监狱里的拿破仑三世,他们都有明确的目的,而且更容易沟通。

因为他们背后都有着不同的利益群体,个人的意志将会被大大减弱。虽然也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但总归是可以谈的。

然而俄国却完全不同,沙皇的个人意志完全可以左右国家的政策,和这种盟友一起让人十分没有安全感。

至于换个沙皇,弗兰茨不做考虑,因为此时的皇储亚历山大二世还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由派。

虽然历史上亚历山大二世被称为“最后的伟大沙皇”,但那是长期不断摸索成长,再加上尼古拉一世战败自杀强烈刺激的结果。

如果强行让其登上历史舞台不确定性太大,万一鲁莽地进行自由派改革,到时候可能整个俄国都会散架。

废除和奥斯曼帝国签订的《温卡尔-伊斯凯莱西条约》,那就等于葬送了几代沙皇的努力,这一点尼古拉一世在弗兰茨反复提醒下是十分清楚的。

既然英国人不行,那么法国人呢?

尼古拉一世继续问道:“法兰西的条件呢?”

首相伊拉里昂其实也收了法国人的钱,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法国人愿意把钱借给我们,但是他们需要我们用阿拉斯加作抵押。”

尼古拉一世和缅因科夫亲王面面相觑,其实阿拉斯加这块地方虽然很大,但是对于此时的俄国来说完全是个鸡肋。

虽然从1784年俄国就开始殖民阿拉斯加,但是效果感人,一直到1846年这块殖民地依然是以毛皮贸易和捕鱼为主,17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有不到7000人。

(这里还计算了投靠俄国土著,至于土著和俄国人的比例是多少并不清楚。)

其实哪怕是到了今天阿拉斯加也是美国人口最少的州,仅有74万人口。

尼古拉一世虽然很喜欢土地,但是对于这块庞大且无用的土地真的没有太多兴趣。

而且在俄勒冈地区的失败证明了俄国很难继续在北美大陆上有什么作为,于是乎沙皇陛下觉得将这块烂地卖个十几、二十亿卢布也不错。

(此时卢布要比法郎贵将近一倍。)

缅因科夫亲王也觉得不错,毕竟阿拉斯加实在太远了还得派兵去守,人的问题倒是好解决,但是补给却十分困难,再加上俄国本就没有什么优良港口,维持统治的费用实在有些高了。

至于阿拉斯加的资源,在俄国不值一提,无论是野兽,树林,还是鱼类,俄国都有的是。

(当时阿拉斯加还并未发现金矿和石油,又被称为沙皇的“冰柜”。)

沙皇看出缅因科夫亲王有和自己一样的想法,于是乎便问道。

“法国人准备出价多少?”

首相伊拉里昂小心翼翼地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亿卢布?!不行这太少了!要知道阿拉斯加可有三个法国的大小!”

首相伊拉里昂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摇了摇头。

“你想说什么?”尼古拉一世问道。

“是一千万法郎。”

首相伊拉里昂颤颤巍巍地答道。

“什么!一千万?还是法郎!”

本来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是商场上的惯例。不过平时可没人敢和沙皇谈生意,尼古拉一世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然后一个巴掌大的巴掌就扇在首相伊拉里昂的脸上,可怜的老首相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身高206cm尼古拉一世抡圆了的一击不可谓不强,伊拉里昂几乎被这一下要了老命。

实际上法国人的出价是五千万法郎,最高不超过一亿。只不过基佐派去的人为了节省成本将报价压低了一半,并且告诉伊拉里昂。

“我们的预算是五千万法郎,至于能压下多少我们一人一半,除此之外我个人还会赞助您五十万法郎。”

如果一千万法郎谈成了,那么首相伊拉里昂就能赚到两千万法郎,这可是他一辈子都不敢想的数字。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